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专栏
蜜蜂
◆荆卓然
发布日期:2019-05-16 07:55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我上幼儿班的时候,老师出过这样一个谜语:“小小建筑师,合力做房子。何时最忙碌,待到花开时。”谜底是一种昆虫。我们一群小朋友猜呀猜呀,终于有人猜出了谜底——蜜蜂。

  第一次认识蜜蜂和见识蜜蜂的厉害,是在姥娘家“捣蛋”的时候。姥娘家居住在石卜咀村的王岩沟,窑洞后边是村集体的耕地,地边的塄壁上密密匝匝地长满了一种名叫酸枣的灌木。酸枣花开时节,散发着浓密蜂蜜味道的香味。这种保持了大自然原生态风格的香味,像一群看不见的捉迷藏的小姑娘,成群结队在空气中跑,往院落里欢,撒着娇往人的鼻孔里钻。

  这个时节,会有一群群蜜蜂闻香而来,围绕着酸枣花儿翩翩起舞,好像在说:“酸枣妹妹我爱你,我要把你娶回去。娶回家里干啥呀?说悄悄话、做游戏、天天为我酿蜂蜜。”据说这种蜂蜜名叫“枣花蜜”,内含丰富的葡萄糖、果糖和多种维生素及矿物质。

  妈妈不让我去看蜜蜂采蜜,担心蜜蜂携带的兵器会伤害我。对付妈妈我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且屡试不爽、百战百胜。我先咕嘟咕嘟喝了几杯凉开水,过了一会儿就撒谎说要出去小便,然后就可以偷偷去观看蜜蜂和酸枣花的游戏了。

  蜜蜂的体积太小,远远地观看,效果肯定是要打折扣的。我就近距离观看蜜蜂采蜜。可能是我的行为引起了蜜蜂的误会,它们以为我对它们的生命安全带来了威胁。一只蜜蜂先是围着我飞来飞去,正在判断我是好人还是坏人的时候,我居然伸手想抓住它。蜜蜂一看,这个胖小子果然不是个善人,亮出兵器对准我的脖子就蜇了一下。一股钻心的疼立刻袭击了我。我“哇”的一声惊叫,边大声哭叫边向家里跑去。

  我当时确实不知道蜜蜂还会蜇人,以为蜜蜂像蝴蝶一样,属于弱势群体。和蜜蜂的第一次肢体接触,我大败而归。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此后,我对蜜蜂有了警惕之心。每次见了蜜蜂都会条件反射、肌肉发紧、心律失常。蜜蜂在我的心里,成了一种可怕的、无情的东西。惹不起蜜蜂,我只能选择躲着走。直到后来吃过几次蜂蜜后,我才逐渐改变了对蜜蜂的看法,但对蜜蜂依然保持着敬而远之的安全距离。

  南方的诗友说,他们那里一年四季都有采蜜的蜜蜂。在我居住的北方,只有到了春夏时节,才能见到在田野和树木上忙忙碌碌的蜜蜂的身影。它们驱逐着花朵的寂寞,为花朵带去了青春的欢乐。

  没有花儿的生活,是没有生机的。有鲜艳的花朵,定会招来蜜蜂。我居住的小区,每到春夏之际,花圃里就会绽放五颜六色的花朵,也经常有蜜蜂在其中浪漫。

  小区的花圃里,花儿多,蜜蜂少,就像我曾经就读的师范学院,百分之九十是女生,称得上是“女儿国”。女生如花朵,男生就像数目极少的蜜蜂,幸福的蜜蜂。

  校园的蜜蜂少,校外的蜜蜂就会趁虚而入。为了一次美丽的邂逅,为了一个浪漫的约定,经常有校外的男孩子进入校园和心爱的女生聊天,或者手拉手出去吃饭、散步。只是这种穿着衣服的蜜蜂不受温度和季节的限制,秋冬时节也很活跃。尽管学校的校规非常严格,却总也捆不住蜜蜂携带着春花秋月的翅膀,总也关不住女孩含苞欲放的青春。

  那一年,我居住的村庄还没有拆迁。老屋的屋檐下,忽然多了一个蜂巢。妈妈想捅掉它,说这是马蜂窝,怕马蜂蜇人。我说妈妈,马蜂是蜜蜂的亲戚,还是留下它吧。

  我把校园内的男生比作蜜蜂,把校园外的男孩子比作马蜂。留下这个马蜂窝,女生肯定同意。呵呵。

  现在我和蜜蜂已经成为好朋友了,蜜蜂虽然攻击性强,但坚守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我的一位家住旧街乡闫家庄村的表大爷,经营蜜蜂产业多年,每次来我家,我都会偷偷观察他的皮肤,是不是布满了蜜蜂攻击的伤痕,结果每一次观察都毫无所获。看来蜜蜂是很有个性与原则的生物,我们只要与它们和平相处,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

  个人也好,国家也罢,蜜蜂的生活之道,蜜蜂的处世之道,还是很值得我们深思与借鉴的。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