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专栏
一见知君即断肠
发布日期:2019-03-14 07:04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羡慕伙伴的家里,有一个能将所有时间用来做菜、洗衣、打扫卫生的母亲。如此,你放学回家,进门便可捧起饭碗狼吞虎咽,亦可随意将脏衣扔到一旁,出去疯跑。我对当老师的母亲极为不满,但只有一样值得欣慰,那就是每隔几个月,母亲会从城里给我买小人书回来。有次买回一本《风雪夜归人》,插图不是之前的素描、水墨、木版,而是黑白剧照,这种双重新鲜感又令人惊喜。这本书里,我第一次知道有一种叫海棠的花。黑白剧照,看不清海棠花的样子,只有模糊一团,便缠着问祖母。祖母说她见过海棠花,花色艳丽,好看极了。

    第一次有了新房子,扬眉吐气,家里养了鸟、金鱼,当然也有绿植,但我最想要的,就是海棠。外子购得一小盆,放在窗前,海棠叶子小小地披散着。初养海棠一两年,它只往高里长,叶子渐阔大,面上均匀的铅点子,从未见过花开。便以为养了假花。大院里乘凉的婶子们无比肯定,这窜得老高,叶子纷散的植物,就是海棠。她们说,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养花的命,五行缺土的人养不活花,即便养活了,也是公花。又开玩笑,说旧时皇帝园子里的看花人,专捡那土命人来。笑归笑,养花还真是一件蹊跷事。

    从古至今,世人都喜喻花为人。我年轻时不爱花,即便山上的桃李杏梨,都一概瞭都不瞭。偶尔同屋择几枝桃苞回来,也心不满意。谁曾想以后竟会用半生时间养一盆海棠?所谓世事难料,原本的未来,更是改弦易辙,遥不可企。时过境迁,对花的偏见,到底被风吹雨打去了,终是遁入尘寰,灰头土脸,忙不迭陶醉凡俗杂物。

    好在,是海棠。

    我这株,叫四季海棠,最寻常不过。第一次开花,竟被忽略,似乎我只负责给它一个居地,足够的水就够了,也不用剪枝施肥,它自己就要努力开花。它开的花,向着阳光的方向,我是透过窗玻璃看到的,怔了半天,才知道惊讶。海棠花是长柄花,花朵低垂,花瓣根部暗沉,渐次变淡红,略有透明感,羞涩,憨态,真似女娇娃。夜半灯下,想着“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的诗句,更觉灼灼光华,让人流连怜惜。

    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情形了。现在,它随我迁徙,阳台成了它的专属居所,它从原来的小盆里移到大花盆里,又将多余的枝条剪下,重栽了几小盆,海棠家族因拥有大片的阳光照耀,空间又大,水也充足,便快乐而努力地长得壮硕高大,根叶茂密,有时竟让人生出它们龇牙失笑的错觉。花从春天一直开到深冬,花瓣点点,淋到地板上,舍不得扫去,一枚一枚地捡起,放在书上,或者麻布上。落下来的花瓣,依旧葆有枝叶上的艳色,就那样让它们在书里,渐渐地枯干着,干成枯黄色,一碰,便碎成粉末。我常常捧着一捧碎末不知如何是好。当然,最终还是将它们铺到花盆里成了花泥。让它们在一起吧,就像命运将它们赐给我一样顺理成章。不要分离,不要生死,花叶共在,时时刻刻。

    海棠花叶披披纷纷,开花时间长,开起来又毫不节制,似乎多的,繁的,热闹的花,总给人某种俗气,但有什么关系的,也只有这么平凡俗气的花,才会有诚心诚意从不好高骛远的质地,也因此,我有幸可陪着它二十五六年,也或许,它还将贯穿我整个下半生,也是难说的事。

    海棠花们静垂着,仿佛世界于它无碍,偶尔,飘下一阵花雨,没嗅得半点香。海棠的雅号,原本就是解语花,思乡草。我曾在一个瓷摆件上见过“花淡无言”几个字,一眼万年。海棠亦是,默默呈现,又默默消失,只留一抹断肠红,在你记忆的角角落落,凭岁月煎熬,褪色,风干。据说,古代相爱之人临别,要送爱人一盆海棠。自此,天各一方,有海棠红于案几,抬眉低眼间,那可是一汪驱不散赶不走的深情和念想啊。张岱《夜航船》有断肠花一则:昔有妇人,思所欢不见,辄涕泣,恒洒泪于北墙之下。后洒处生草,其花甚媚,色如妇面,其叶正绿反红,秋开,名曰断肠花,又名八月春,即今秋海棠也。◆指 尖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