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专栏
美丽的草
发布日期:2019-03-14 07:03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草,是一种很容易被人忽视的东西。人间烟火一词,总使我想起古老的灶火。农家用砖砌个灶台,做饭点火时先在灶膛里燃一束软柴,才能引烧硬柴。那时农家通常有间搭建简易的柴房,里面堆放着柴禾。木柴属硬柴,野草属软柴,庄稼秸秆介于二者之间。做饭的家庭主妇对火候把握得经心,软硬兼施地变化所使用的柴禾。

    这是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几乎没人再使用灶火。于是草很茂盛,在田野里。

    花被人们看重,因它是美好幸福吉祥如意的象征。近些年,很多花名更迎合着人们的消费需求,名曰:发财树、金钱树、富贵竹……买了回家,摆在显眼而有阳光的地方。

    过年去一个朋友家做客,她家客厅多被那些寓意美好的花卉占据,像新开张的花店。她说,都是朋友送的,她并不会养花。

    小城开了不少花店,进店买花,店主对花意的解释更附庸了许多新寓意。有的花店以卖散枝鲜花为主。庆生、探望病人、表达爱意……应急时买一束一捧,很新鲜养眼。但这样买花的人不多,小城市的人偶尔时髦一回。我买过一次。

    再留意,发现这样的花店在更多的日子里以售卖鲜花做的花圈为主。死人的事经常发生,所以它的销路不错,适合着殡葬业的文明发展。知道了这一点,我再不买花了。

    为了改善居民的生活环境,一些公园里种了花。花开的季节,常有人在花前留影。孩子天真烂漫,与花为伍,倒也凭添了几分可爱。有的女人带了多件心仪的衣服和多条喜爱的丝巾,不断变换着穿戴,期望着与花一起姹紫嫣红、花容月貌。很多老年人从物资匮乏的时代生活过来,有节俭的习惯,却又抵御不了现在的物欲横流,竟有一种报复性的表现,有时比年轻人穿得还艳丽。

    我也养花,最多的是吊兰,它更像草,容易养活。第一盆吊兰从二十多年前养起,分枝多了,就掐枝培养小苗,于是一盆盆多了起来。有一年搬家,看着几十盆郁郁葱葱的吊兰,突然意识到它们是搬家需要转移的一个大项。怕它们被挤压,那日雇了几辆板车,一盆盆吊兰摆成一片。当几辆板车载着那些吊兰穿街而过时,片片移动的绿色引路人侧目,他们看到一道美丽风景。

    我喜欢去田野,在那里邂逅和熟悉了很多植物。我发现了草的美丽。有一种草叫狼尾草,生长在湿地,成片如麦田。它初夏时从土壤里抽出草芽儿,一根根独立生长,长到半尺多时有个停顿期,就那样整整齐齐地伫立在荒野中。盛夏时,它开始迅速生长,节节拔高。从上到下,它的杆儿粗细均匀,近看似细小的竹林。七八月的时候,杆儿的顶端抽出穗儿,酷热的太阳下,那穗儿紧缩着。某一天,那些穗儿突然就打开了,有银白色、金黄色、淡紫色,在阳光下,在微风里,穗絮柔顺舒朗地摇曳着。

    我家的墙上没挂任何字画。白白的墙显得有点儿孤清。一日,我突发奇想,想让那美丽的狼尾草时时入目。于是,我就到田野里采撷了一大捆回来。当我扛着草进院时,我的形象在他人眼中肯定像个打草归来的马夫。我被邻居们看到了,他们一律投来诧异的目光。

    狼尾草离了土壤,开始干枯,但基本不变形,所以依然美丽。我把枯叶摘了,剩下穗儿和杆儿。我又找了几块木头,做出一个两米长的木槽。之后,到附近的工地上弄回些沙子。把木槽放在电视机后面,槽里放了沙子,然后把整理好的狼尾草挨个插到沙子里。插着插着,它们就有了在田野时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感觉电视嵌在草丛中。有风从窗外吹进屋,掠过草,它们就轻轻摆动。

    从此以后,每年我都会去田野里采撷狼尾草。这事做了十来年。狼尾草并不容易找到,有时得跑几十公里去寻找。有一种叫芦巴子的草与狼尾草很相似,也长一米多高,也有穗儿,但它杆儿上的节在干枯时易打折、易弯,穗儿也少光泽,插了,拥挤在一起,彼此有点儿纠缠不清,缺了柔顺和舒朗。

    换下来的旧草,也有用途,杆儿可以编成大大小小的草帘子,是另外的美丽使用。

    草,有的时候,比花美丽。◆东 黎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