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专栏
不如怜取眼前人
发布日期:2019-01-31 06:29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我小时见到的石榴花就是钟馗耳边插的那朵,经了一年的风霜,颜色寡淡模糊,插在一个炸炸胡子、大方脸的糙男人头上,总是滑稽的。念着他是神仙,从未敢造次,说出不敬之言。但每次从外面回来,看到街门道里钟馗吹胡子瞪眼的凶模样,总是将头一低跑过去,心里面上慌张不已。祖母说我们家的安顺全凭钟馗保佑,这样一来,画像上钟馗凶神恶煞模样,特别是那朵滑稽的石榴花就轻易被忽略了。

    后来读《红楼梦》,鸳鸯三宣牙牌令有“凑成便是个蓬头鬼”一句,贾母便接“这鬼抱住钟馗腿”,感觉蓬头鬼这个名称给钟馗是最合适不过。偏偏钟馗是管制蓬头鬼的,他捉鬼、斩鬼,还敢吃鬼,即便他蓬着头,有那朵石榴花,就跟一般鬼有了区别,不止妖娆好看,还有了仙味。这也是人间爱戴他的理由吧。

    我真正见着石榴树和石榴花,是在龙门,大大小小的佛前驻足,贪着那份惊奇和感叹。跨伊河,落日铺映一河的缓波慢水,一扭头,便是一地的落红。默然未语。又入一处院子,有古柏沧桑,柏下一盘石桌,柏针碎碎点缀着那份古静。坐在石凳上,禅钟起,叶零落,念及流年,唏嘘一番。转身迎面一竖碑,上刻“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八个楷体字,愈发觉得人世苍茫,生命悲凉,这刻意的见面,亦是一回少一回了。

    再说话,只能挑轻松话题。便问浅蓝,“这是什么花开得如此乍然,轰轰烈烈的欢喜和悲伤,不舍不瞒?”

    她惊奇地反问,“难不成你不认识石榴花?”

    蹲下身对着一地落红愣怔半天,又抬头看树上火红的花朵,一阵风过,掉落的花瓣转向,一些飞到花圃外,一些便沾在了我们襟上。浅蓝说,“我也拥有一条石榴裙了。”我们都笑。年华已逝,石榴裙下的无良人,对于我们来说,石榴裙也无意义。

    据说石榴裙原本就是石榴花颜色的裙子。当年杨贵妃异常痴迷石榴,不止喜花爱果,还喜穿石榴红的裙子。她那著名的三郎,为投其所好,在皇宫里大量种植石榴树。每日与佳人赏花歌吟,不理朝政。他这种做法引起了大臣们的不满,见了贵妃,礼都不施。有一回大宴之上,三郎要美人给大臣们献舞,美人便嗔怪道,你的大臣对我如此无礼,我才不给他们跳呢。于是皇上严令满朝文武,都要细细观,好好看,否则即刻受处。大臣怕受到惩罚,便纷纷弓身献礼,从此便有了拜倒在石榴裙下的说法。石榴裙后来衍生为美丽的女性。拜倒石榴裙下,也就是爱慕美女的意思。石榴红色,不是我最钟意的,总觉红色太热烈、闹腾,不合我性情。我倒更喜天青色、秋香色、月白色,冷一些,淡一些,寡一些,浅一些。

    近年小城市场上也有了石榴卖,中秋节前后,石榴最多。好石榴表皮粉色,内籽鲜红,入口甜爽。石榴是最适合淑女的水果,一口一个小籽,细细抿,慢慢嚼,这才是好味道。

    前日后辈结婚,新娘子肚兜里装了苹果、鸭梨,碰到育龄妇人拦轿,她会挑一个送给她。苹果代表生儿,鸭梨代表育女。她的婚床上,除去枣、核桃、花生这些干果,又多了剥开的石榴,那艳红的籽粒,看起来就是大张的笑口,合也合不拢。真是顺应时势啊。石榴原本就有“千方同模,千籽如一”之说,这一放,仿佛放下了一辈子的心愿和时光,天长地久,天伦永盛。

    古人也喜画石榴。清末海派吴昌硕先生有石榴图,图中石榴籽精微细作,令观者有馋羡之意。石榴红,石榴籽,富贵多福,如此吉祥。

    五月,无论是植物园,乡间大院,还是小户花盆,但凡栽有石榴花,都要热热闹闹开,然后干干脆脆地落瓣。《玉簪记》里小尼姑陈妙常从庵内逃出,眉目含情,春思萌动,在台上她俏吟吟地唱: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

    夜凉如水,明月空照,前尘往事,风云变幻,人站在石榴树下,任红色花瓣擦着你的发丝、脸庞、肩膀和衣襟,落到脚下。脚下,落红遍地,却也没有急切的悲伤和惋惜。此时此刻,最适宜听的是这两句:哎呀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火烧眉毛且顾眼下。(指 尖)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