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二 姑
□李荣福
发布日期:2024-07-09 06:21
来源:阳泉晚报

  我们村叫宋家庄,相距十来里有个邻村叫郝家沟。二姑就嫁在了郝家沟。小时候觉得郝家沟好远,走呀走,怎么也走不到,大了后骑车、坐车,觉得也不过是喝杯水的时间。

  郝家沟,姓郝的多,姑父就姓郝。村子的地形是一条沟,但地势较高,一进村口就是一面长坡,自行车蹬不上去。二姑家就住在长坡右边的高地,我们去她家的时候,预先说定报了信,二姑准要出来打探好几次,往往我们还没看见二姑,二姑已经看到我们。

  二姑一见我们,就高兴地跟邻居说:“侄儿侄女看我来了。”二姑给我们定下规矩,谁想来她家,一定要提前告她,一来她就不去地里干活了,二来要准备招待我们的午饭。二姑说了,要来就必须上午来,吃了午饭再走,不然她会不高兴。二姑的实在,在娘家素有口碑。

  二姑是个非常爽快的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二姑很厉害,对我们这群侄儿侄女说亲就亲,说骂就骂。不过,我们都觉得,这骂也是亲,骂也愿意接近她。

  二姑家也是个大家庭,姑父是村干部,很忙,二姑轻易走不开,但会挤出空来“回娘家”。宋家庄是她永远的娘家,提起宋家庄,她就自豪,就动情。二姑心里一直惦念她的哥哥弟弟。父亲排行第二,二姑称父亲“二哥”,称母亲“二嫂”。二姑和母亲最合得来,一见面总有聊不完的家常,偶尔在我家吃一顿午饭,二姑也是钻在厨房,和母亲聊。

  小时候过年走亲戚,我最愿意去二姑家。二姑总是给准备一桌菜,和白腾腾的馒头,一个劲地劝吃夹菜,还有核桃枣和红糖水,还有压岁钱,没来的孩子让给捎回去,不偏不向。姑父最爱问我们的学习情况,嘱咐我们好好学习,念出个好成绩来,嘱咐我们孝敬父母,手足和睦。在二姑的教育下,表姐表哥表弟表妹们都十分友好,又招呼我们吃,又引我们玩,从无口角发生。

  二姑是她家的“掌权人”,其实就是最忙最辛苦的那个人。头上,蒙块头巾,要掏炉灰倒垃圾,钻庄稼地干活。腰上,扎个围裙,从早到晚不离灶台。二姑说她和她二哥一样,不但自己勤快,还见不得别人懒派。但我们去了她家,想帮她干点小活儿,她却不让,撵我们:“去去去,回家喝水去,还不够我干呢!”吃了饭,躺上一觉起来,这才回家,二姑又塞给一个小袋子:“给你爸带回去,给他买的好吃的啊。”

  大嫂坐月子的时候,正遇上大妹病重住在市医院,母亲跟着伺候,大嫂这儿也需要人,二姑二话不说,把家里匆匆一安顿,跑下来伺候大嫂。我们兄妹成婚时,二姑都要提前来帮忙,需要钱出钱,需要力出力,十分热心肠。人常说:“姨姨亲,一世亲,姑姑亲,世世亲,打断骨头连着筋。”这话太真实了。在二姑眼里,对侄儿侄女们跟自己的儿女一样操心。

  父亲卧病在床时,二姑更是挂念,再忙也要挤出空来探望。父亲是个很倔强的人,但二姑一劝说他就听,兄妹感情太深了。父亲下世后,二姑伤心地大哭了一场,哭得那样悲怆,让周围的人都跟上哭。从此以后,二姑很少再登娘家的门。二姑也老了。

  2001年1月31日,忽然传来一个噩耗,说二姑突发疾病去世了。我们都懵了,都接受不了。那是二姑啊,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二姑才72岁,平时也没听说她有什么疾病啊。二姑出殡时,我们早早就去了,悲凉的哀乐声中,侄儿侄女在灵前跪下一大群,和表姐表哥他们哭成一片。二姑这一走,世间再无二姑了!

  宋家庄和郝家沟,两个村名都有个“家”字,这是巧合吗?因为姑姑,我看见郝家沟也很亲,记忆里,那是一个美丽的小山村,那里有我亲爱的二姑。

(编辑:王宁 韩璐 责任编辑:白洁)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阳泉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