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九斿,来自星星的你
□王艾元
发布日期:2022-05-13 06:24
来源:阳泉晚报

  去年3月,老同学讵望带过来一本恩师马玉亮先生的著作《九斿集》。马老师是研究盂县地方文化的资深学者,特别是关于九斿古国的考证,为盂县历史研究留下了珍贵史料。刚看完《九斿集》时,我曾想写一篇文章赞同老师的立论,但工作一忙就放下了,另一方面想着自己不久就会退休,退休后一定会有时间慢慢写,做文化考证需要耐心。这些起心动念的背后,隐含着一个美好的想象:老师身体很好,一定有机会和我们一起探讨“九斿”。时隔一年,前几天我刚刚办完退休手续,还没有离开单位,却闻知恩师去世,与老师当面交流的愿望落空了。我相信,如果老师看到他的学生这么用心地研究“九斿”,一定会很欣慰,然而我却没能把这一份欣慰及时送达给老师,有点失落,有点难过。

  马老师的《九斿国九考》引经据典、论据翔实,不复赘述,我只从中国古天文角度解读一下“九斿”。

  “九斿”是古中国天文学中的一个星座,位于毕宿南端、参宿右侧偏下。九斿星在夜空中的位置很好找,农历一、二月份尤其好找,晚上八、九点钟余晖落尽,南部天空中最抢眼的星便是天狼星和参宿,找到参宿就找到了九斿。在中国星座体系中,猎户头部的三颗星叫觜宿,猎户身躯部分叫作参宿。猎户的右脚叫参宿七,玉井四颗星与参宿七相交,旁边就是九斿星。九斿星在国际天文学中位于波江座。

  中国古代星座体系早在黄帝时期就有了雏形。黄帝部落设有专职星官,察“日月星辰之变动,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夏商时期,华夏天文学已很发达,中国古星图中有很多夏、商、周的痕迹。战国时期,楚人甘德著《天文星占》八卷,魏人石申著《天文》八卷,后人合称《甘石星经》,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天文观察著作之一,也是中华国学重要的根系,作为五经之首的《易经》就包含着很多古天文元素。可惜《甘石星经》原著在唐宋时期散佚,我们只能从《汉书·律历志》《开元占经》等著作中读到这两部巨著的部分摘录,但中国古星图中的星座名绝大多数来自这些著作,比如,《开元占经》中记录了石申对九斿星的解读:“九游光芒盛,兵起。”也记录了甘德对九斿星的解读:“九游威旗,色盛兴兵。”(九游即九斿,斿、游为通假字,宋代苏州石刻天文图中也刻为“游”。)从石申、甘德对九斿星的解读中,我们能看出,九斿与兵家有关,与战争有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是古代军事家的必备能力,开战之前都要先看看天意。

  在中国古星座中,每个星座包含数量不等的若干颗恒星,连成人们想象的图形,其中有民间的美丽传说,但更多是帝王意志的体现。三垣二十八宿是中国古星图的基本架构。三垣指紫微垣、太微垣、天市垣。古人将华夏九州的版图与天空中的二十八宿分区一一对应,称之为九州分野,将天人合一的中华传统文化思想全部贯穿其中。而古星图也宛如一张华夏版图,星空中分布着夏、商、周时期华夏民族的许多诸侯国国名、地名,如春秋五霸、战国七雄都在天空中有其席位,除了较大的诸侯国,星图中也有很多诸侯小国,如古青丘国、古长沙国、古东瓯国等,九斿国便是这些诸侯小国之一。

  中国古天文学所表达的思想体系中,天是由这些看得见的星官来掌管的,所以很多学者把“星座”一词当作舶来词,说中国古代星座不叫“星座”,而是称为星官或星宿,其实“星座”一词在中华文化中来源很早,中国现代古天文专家景海荣、詹想、王玉民著作《中国的星座》中这样叙述:“《史记·天官书》中:‘此天之五官坐位也’,唐代司马贞为之作的《索隐》解释道:‘星座有尊卑,若人之官曹列位,故曰天官。’”星星不同官职的座位,简称就成了“星座”。不过中国古代很少使用这个词,而是直接称“星官”“星宿”,现在我们把“constellation”译成“星座”。

  古代帝王为了巩固他们的皇权,利用民间对自然力的崇拜,在民间广泛传播“君权天授”的思想,常常拿“天”来说事。武王伐纣时举行了盛大的祭星仪式,祭祀的星座是毕宿,毕宿与九斿的关系以现代行政架构做一个类比,如同省区与地市的关系。在九斿所在的星区内,如同一个天空中的战场,参宿为“天大将军”,毕宿为边兵,还有九颗星组成的参旗、四颗星组成的军井、六颗星组成的军市等星座,而九斿位于参旗的正下方,寓意每支参旗上有九条垂饰。有史学家将九斿解读为天旗、龙旗,也不无道理。如《史记·天官书》记载:“(参宿)其西有句曲九星,三处罗:一曰天旗,二曰天苑,三曰九游。”唐代学者张守节给史记作注《史记正义》中写道:“九游九星,在玉井西南,天子之兵旗,所以导军进退,亦领州列邦。并不欲摇动,摇动则九州分散,人民失业,信命一不通,于中国忧。”善战的元蒙帝国自立国之始,就将九斿白纛作为最高权力的象征。

  九斿也指冠冕上的九条垂珠,因此也将九斿称为九旒,九条串珠的冠冕叫九旒冕。

  九斿究竟是天子兵旗还是天子兵旗上的九旒饰物,让史学家和我们一起慢慢探讨吧,通过探讨九斿我们可能会触碰到中华文化的根,也是一件乐事。恩师马玉亮先生生前极力倡导九斿后人不要将九斿称“仇犹”,我很赞同他的观点,就像很多史书中将柔然写成蠕蠕、蝚蠕等,如果北魏时期柔然族没有被覆亡,他们的后代一定不想在正史中看到“蠕蠕”两个字。

  历朝历代的帝王都要在朝廷机构中设天文官,对天文官的称谓也略有不同,汉朝时太史令负责观星,唐朝为太史监、太史局等,明朝为司天监、钦天监等。他们在记录天体运行规律的同时,也负责制定历法,报授农时,报授年、月的终结与开始,同时向帝王做国运预测。《中国古星图》的天文学价值不会因为星座命名中有了帝王意志而减弱,相反,更加强化了它在古人心中的地位。古人夜观天象的情怀远远超过现代人,古时的天空比现在明亮,因为那时没有空气污染,也没有光污染,只要天气晴好,随处可以抬头观星。顾炎武在《日知录》里说:“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他说的“三代”指夏、商、周。现代人讲的狮子座、处女座等是从古希腊神话故事中来的,国际天文学较多采用了古希腊星座体系。

  我是一个听话的学生,四十多年前,老师说学习理工科好,我就踏踏实实学了理工,做了一辈子技术工作,直到快退休了,才把二十四史当枕边书,不为别的,只为退休后师生见面有个志趣相同的话题。恩师对“九斿”着迷,我就在浩渺的星空中找到了“九斿”,就在今年农历二月初二那天,我还领着一群人观星,白天有点风沙,晚上七八点就散尽了,西南的天空洁净如洗,九斿星璀璨闪耀,我有一点小感动,因为那是咱九斿后代的族星。

  从小就听老人们说,天上一颗星,地下一个丁,地下的每个丁都会回到天上。马老师回到了天上,九斿星旁那颗最闪亮的星就是您。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6666015 6658168 投诉邮箱:yqswxb@126.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