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父亲的梦想
□尧天
发布日期:2020-08-10 01:24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我的父亲是位老实巴交的农民,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娘子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耕耘在田地里。

  父亲没有什么远大的梦想,他就是期盼年年风调雨顺,岁岁硕果累累。就是这样简单而平常的梦想,也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实现,还要看上天的脸色,听风雨的调遣。

  记得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有一年春季气候干燥,土地干枯,无法下墒播种。为保全苗,夺丰收,村子里上至白发老翁,下到垂髫顽童,都投入到担水点种中,贡献自己的力量。

  那时,我们村担水要到七八里远的岭南河旁的一个水池,而马车驴车拉水则要到更远的营庄。至今我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听说要到岭南河担水,同学们乐开了怀,有的挑了两个小桶,有的两人抬了一个大桶。由于我在班里年龄小个子小,老师允许我和个子相仿的穆昆抬一个小桶。

  吃过早饭,我们在班主任张老师的带领下排着队出发了。到了岭南河水池旁,张老师给我们打满水,并嘱托我们找些树叶盖上,防止行走过程中水桶晃动水溅出来。我和穆昆就从公路旁的杨树上扯了几片叶子放在水桶里面。开始大家信心十足,可路远没轻担,渐渐同学们就有点吃不消了,开始不停地换肩。张老师一边鼓励同学们要坚持,一边替担不动的同学担上一会儿。大家浑身冒汗,我左肩倒右肩,右肩倒左肩,换了几次肩,有点吃不消。这时,队伍来到了一棵大杨树下,张老师一声令下,大家放好担子,坐在大杨树下休息。休息了没几分钟,天性好动的我们,又开始玩起来,张老师只好下令让我们继续行走。这样走走停停,回到村里已经是中午。

  某天傍晚,我偶然间发现,父亲竟然跪在天地爷牌位的面前,奉供上点心、罐头之类的食品,点燃一支香,念念有词,祈祷老天快降甘露。我突然间满心怒火,就想上前制止父亲荒唐的行为,可又忌讳平时父亲的威严,正在犹豫之际,被在一旁干活的母亲看到了,将我拽回屋里,顺手又给了我一巴掌,并且警告我不准干涉父亲的行为,更不准我出去乱说乱讲这事。我肯定不会去乱讲,在那个年代,有这样迷信的父亲,已经让我感到低人一等,再去讲让人笑话更是不值,况且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呢?我虽对父亲的迷信行为十二分不悦,也只能是恨在心头,避而远之。一连几天晚上,父亲都会准时跪在天地爷的牌位面前,完成那一套仪式。可老天爷不给面子,直到春末才勉强降了一场透雨,家里靠补种晚熟庄稼才勉强度过了这一年,父亲的梦想就这样泡了汤。

  后来,我考上师范,毕业后被分配到县城,回家的机会少了。随着土地的承包,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记得有次回家,父亲很高兴,同我海阔天空聊些国家大事、家常琐事。可快到七点半的时候,父亲竟然打住话题撇下我,一个人坐在电视前,打开电视聚精会神看起了中央台的“天气预报”节目。这让我想起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父亲祈雨的事情,就问父亲为何喜欢看“天气预报”。父亲说:随便看没有什么目的。话虽这么说,可我心里还是有了疑问。最后,母亲道出了其中的缘由,原来“天气预报”连着父亲的梦想,那年春季,天旱无雨,播不下种子,父亲无意看到了“天气预报”,说这几天有大雨。他赌了一把,第二天就把玉米种子播了进去,隔了一天就降了一场透雨,父亲播种的玉米全部成活,比雨后才播种的乡里乡亲早了四五天。可就是这四五天的时间,父亲的玉米长势比别人的好。正因如此,父亲喜爱上了“天气预报”,每晚必看,从不耽误。那一年,父亲种的玉米喜获丰收,他的梦想因“天气预报”得以实现。

  去年清明,我回家祭祖。父亲正在动手拆那天地爷牌位,说让院子宽敞一些。到了晚上,父亲准时收看“天气预报”。我想:父亲的梦想,虽然普通,但很实在,是科学让父亲的梦想变成了现实。

编辑:□尧天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