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馈 岁
□梁丽华
发布日期:2019-02-11 07:12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苏东坡的《馈岁》,写到了除夕互相馈赠食物时络绎不绝、热闹非凡的场景,其中有两句读来格外亲切:“贫者愧不能,微挚出舂磨。”意思是一年的农事要仰仗亲戚朋友的帮忙,到了年底,农功已毕,终年劳苦,所以要互相馈赠年盘来表达谢意。富人送盘鲤,送兔子,极尽奢华之能事。穷人做不到富人这样,却也竭尽所能,在气氛上绝不逊色于富人,拿出用舂磨加工出来的米面做成各色面点来馈赠。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过年的情景。

    腊月二十七八的时候,母亲要蒸一大瓮的馒头。蒸馒头需要前一晚先发好面。发面用的是传统的发酵法:母亲每次发面都要预留出一块面团做“酵子”,待“酵子”自然风干变硬,便把它放到罐子里密封好。等到再次蒸馒头的时候,提前拿出来用温水泡软,放到面粉里,再掺入一点点碱面,用温水和起来。面要和得软硬适中。发酵对面团的软和度以及温度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和好面后,母亲通常把面团连同面盆放到烧得热热的炕上,还要在面盆上盖上棉被。到了第二天早上,掀开被子来看,面团已经膨胀得快要溢出来,蓬松如蜂窝孔了。揪起一团面往上一拉,面团便像藕丝一样细而不断。这面就算发成功了。这个时候还需要第二次和面,这是个力气活,做惯农活的母亲把冻得通红的两只胳膊伸到面盆里反复揉捏,直到蜂窝孔都消失不见,面团却更加筋道了。

    馒头的馅儿是豆沙的,材料是本土的白小豆,母亲也要提前一晚泡好,第二天放在柴火灶上反复熬煮,这样煮出来的豆沙才香糯软绵。乡下遇到喜庆的节日喜欢用红色来装饰,食物也是要红色才好看,要想把普通的白小豆做得秀色可餐,锅具很讲究,必得一口铁锅,在煮豆子的时候再放点碱面,铁和碱一相遇,白色的豆子便魔术般变红了。母亲深谙此道,把这个魔术运用得炉火纯青。平时馅儿里只放糖精的母亲这个时候也绝不会吝啬,放足了白糖。

    接下来就是蒸馒头了,为了不被亲友们笑话,也为了在来年讨个好彩头,即使生活条件再不好,也绝对不能小气,馒头的个头必须很大,为了好看,正中心还要以朱砂点红。热气腾腾的红豆沙馒头蒸出来,因为吸足了蒸气,一个个变得饱满可爱。因为和面的时候采用传统的发酵法,又掺入了一点碱面,所以色微黄,松软有劲道,还有点碱面特有的香味儿。母亲把蒸好的馒头一个一个地摆到箅子上,早就候在一旁的我和弟弟迫不及待地抓一个来吃,连连呼烫却狼吞虎咽。一向细致的姐姐不大爱吃馒头的皮,慢慢地剥掉才肯吃,母亲笑着嗔怪道:“你长大了肯定找个疤女婿。”

    母亲蒸馒头还要考虑好个数。先算好亲友有多少家,每家又各送几个,自己家留几个。比如祖父和外祖父家各送十二个,叔舅姑姨家各送八个,处得好的邻居和朋友们再送八个,剩下的远房亲戚再各送六个,因为亲友颇多,还要留四五十个自家吃,这样算下来就得用掉五六十斤面粉。当时家家如此,所以一时间整个村子蒸气弥漫,香气飘散,真是个盛大的节日。

    除了馒头,母亲还要额外蒸一些莜麦面窝窝、荞面灌肠、土豆面筋之类的面食,因为工序格外繁琐些,莜麦、荞麦产量又少得可怜,所以母亲只蒸少量来孝敬长辈和供自家享用。

    蒸好的馒头和面食还得用一个特大的瓮来盛。当时乡下家家都有几口粗糙皮实的大瓮,一则可以用来储水,尤其是冬天缺水时节,遇到下了及膝的大雪,舀几瓢雪进去,就是一瓮吃的水。二则可以储粮,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的姥娘积谷防饥,存了一大瓮麦子,封得严严实实。上世纪九十年代,母亲突然想起了这瓮麦子,拿出来熬粥,这麦子竟然没有一点陈米的味道。三则就是过年用来存放馒头,冬天气候干冷,馒头最怕风裂,数量又极多,用大瓮来存放最合适不过。北方乡下过年时节还比较冷,母亲把大瓮挪到院子里,先在馒头上盖一块干净的棉布,然后盖上锅盖,为了防止猫狗偷吃,上面再压上一块石头。最好再来场大雪,上面盖上厚厚的一层积雪,就更有年景的味道了。

    到了除夕,父母带着我们,各位叔父婶婶也带着堂兄弟姐妹们回祖父家一起过年。晚上六点,是全家祭祖的时刻。作为长子的父亲会在院子正北方向摆一小几,上面摆上三碟馒头,每碟五个,再辅以瓜果点心各色盘点,然后点上三炷香,我们全家恭恭敬敬地磕头迎接过世的祖宗回家过年。最热闹的是我们小孩子,我们争着抢着给祖父母磕头拜年献上长寿馒头,然后满心欢喜地从祖父母手里接过数额不大却崭新的压岁钱。

    大年初一,整个村子热闹沸腾起来,大人们放下一年的劳作,提着满满一篮子的馒头,带上孩子,走出家门,走街串巷,来到亲友们家慰问一年的劳苦,并祝福来年风调雨顺、大吉大利,俗称“走亲戚”。亲友们间迎来送往,把馒头作为礼物来馈送,最后自家的馒头还是满满一瓮,这些馒头够我们家吃一个正月。村里的长者收到的馒头还要格外多一些。这正应了苏辙应和苏轼《馈岁》的诗《次韵子瞻记·馈岁》中写到的:“东邻遗西舍,迭出如蚁磨。宁我不饮食,无尔相咎过。相从庆新春,颜色买愉和。”

    现在才知道这个风俗源于北宋,距现在已经1000多年了,这不得不让我惊讶于代代相传的力量。只是现在风俗渐散,“亦欲举乡风,独唱无人和”,也实在是令人惋惜。

编辑:□梁丽华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