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打 墙
□曲文和
发布日期:2019-01-12 07:13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某年秋日上午,我接到母亲的一封来信。乍一接到母亲来信,真有杜工部“家书抵万金”的亲切,它既勾起我的乡愁,又令我忐忑不安:莫非家中出了什么事?我这不安并非空穴来风:母亲自幼没读过书,斗大的字不识半筐,压根儿不会写信;弟弟呢,充其量也只是个初小肄业生,只会写几个歪歪扭扭、奇形怪状的“象形文字”,乡人管它叫“爬爬字”。母亲担心他写不明白要说的内容,一般情况下,并不用他写信,除非万不得已,才会用他。邻里喝过墨水的人又少,故没有紧要家事,我是绝对收不到家书的。此刻接到家书,不由我猫爪抓心啊。

    我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取出信笺,焦灼的目光疾速地扫过十几行流畅的钢笔字,舒展的眉头顿时皱成一疙瘩:天哪!土坯质东墙被淋下个大豁口。听早已过世的父亲说过,那墙还是80多年前雇工垒砌的,土墙顶的不少土坯早已风化成绵绵土,不堪一击。本该早些翻修,怎奈家中既缺人手又差钱,动工成了奢望。如今又来了个雪上加霜,似在敦促我家:赶紧动工翻修吧!那信笺上密密麻麻的字迹依稀幻化成母亲憔悴、忧伤的脸庞,催我启程,赶往老家料理翻修院墙哩。我只得请了探亲假,粗粗打点一下行装,便搭上开往故乡的列车。

    列车像匹骏马在原野、丘陵上疾驰,我却总嫌它运行得太慢,真想给自己插上翅膀,立马飞回故园。五六个小时的行程,却觉得熬过了几日几夜。

    母亲大抵估摸我不日将回,有空闲就倚着廊门翘首张望、等候。见到我,两眼噙满晶莹的泪花。我上下打量母亲,她苍白的头发愈益稀疏,脸上的皱纹也稠密起来,我心头油然萌发一种难以言说的酸楚。

    跨过廊门走进院子,我的目光第一时间便投向东墙。偌大一个豁口,看来,要翻修,非撂倒残墙不可。摆在面前的有几种翻修方案:一,购置青砖砌筑。此法费用颇高,我家经济实力难以承受;二,雇工捣土坯垒砌。此方案自然较方案一省钱,可一时物色不下称心的工匠。思来想去,还是拉运黄土打土墙较为妥帖,虽然黄土来源也颇伤脑筋。此方案的优越性在于:好雇佣工匠;原料也是黄土,无需多大成本。问题在于:打这堵墙少说也得一大卡车黄土,这么多黄土从哪里来?尽管“我家住在黄土高坡”,但寻许多纯净的黄土并不容易。那就只能从堡子脚下傍崖墙的邻家取土了。这必须爬30度陡的两道毗连大石坡,别说担一卡车黄土,即便担一担土,也得让人两腿打颤,气喘汗流。我瞅着母亲焦虑的面庞,想从中觅得救急妙方——以往家中凡遇到棘手事,我准能从母亲凝重沉思的神态中受到启示或获得破解的办法,她那宽阔的前额似蕴蓄着丰富的生活经验,像珍藏着一大串打开困难之锁的金钥匙。这不,我惊喜地觉察到她微蹙的眉宇忽地舒展开来,想必她又酝酿出啥金点子来。问她,果有妙招:二楞家院子东头的土崖(那是堡子上独一无二的土崖)也倒塌了,堆积成上好的黄土。此处离我家不过200来米远,取土是再便当不过了,何不征求一下他的意见,要是准许咱取土,大事不就有一半告成了么!我一听,笼罩在心头的愁云顿时烟消云散,竖起大拇哥,诙谐地赞扬母亲:“高!实在是高!”乐呵呵地偕同母亲来到二楞家。跨过廊门,传来悠扬悦耳的晋剧唱段,二楞正坐在炕沿边欣赏收音机播放的《下河东》哩。一见我和母亲,连忙招呼、让座。寒暄几句后,便转入正题。我和母亲说明来意,他满口答应,原来他拟在土崖倒塌处砌堵砖墙,黄土是累赘,巴不得有人给清除掉哩,我提在嗓子眼的心才落到肚子里。

    邻居听说我家打墙,都当成自家事操办,有力的出力,有物的出物。仁智叔叔送来了木夯、夹板,存和、五仁则自告奋勇当小工。那天一大早,雇请的八九位工匠便在我家聚齐。他们个个是精壮大汉,凸显出庄稼人特有的淳朴、率直气质。领头的工匠喊了声:“师傅们!干哇!”大伙儿立马挥动铁臂,借助镐头、铁锹,三下五除二推倒旧墙,接着给拟打的新墙平整、夯实了墙基;麻利地划出院墙的基线;在墙基栽上木桩,绑好夹板,围成一个槽子,然后往槽子里速填黄土。木夯由两位工匠操持,节奏均匀地一起一落,是那样遒劲、沉稳、娴熟。伴着粗犷、高亢的号子声,厚实的黄土墙渐次升高、升高……

    这古老悠久的打墙工艺,两千多年前的《诗经·緜》就有生动的描述:“其绳则直,缩板以载”(准绳拉得正又直,捆牢木板来打夯)。这是说它技艺的精准。“捄之陾陾,度之薨薨。筑之登登,削屡冯冯。百堵皆兴,鼛鼓弗胜”(铲土入筐腾腾腾,投土上墙轰轰轰。齐声打夯登登登,削平凸墙嘭嘭嘭。成百道墙一时起,人声赛过打鼓声)。这是描述筑墙劳动中热火朝天的场面。周人走出地穴窑洞,于地面上筑墙修屋,乃平原文明的一大标志。这一流传千古的筑墙工艺曾开创过辉煌,但是,随着科技飞速发展,它早已退出建筑舞台。而在我的老家——这个悠久、闭塞的山村,依然存留着这一技艺。

    我注视着这拨打墙的庄稼汉,一副副古铜色臂膀在秋阳辉映下显得壮实、给力,辐射出阳刚的虎气。谢谢啦!我可亲可敬的乡亲们!

    黄昏用无形的大手敛去夕照最后一抹金辉,沸腾的农家院落渐渐静谧下来。一堵厚实的黄土墙拔地而起,它是乡人心血汗水凝成的结晶,是邻里和睦相处铸就的情谊。

编辑:□曲文和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