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冬的轨迹
□石彩云
发布日期:2019-01-12 07:13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其实,我是不喜欢冬的。

    春华夏盈秋实,到了冬,剩下的就是寒,裹着嚣张的戾气,直刺人的心。

    身处四季分明的北方,不可避免地,总要经历冬寒,才能迎来春的温暖。譬如生命中,总要经历过某些痛苦阶段,才能明白,眼前这份白开水式的生活中,其实蕴藏了最朴素最真实的幸福。有时候仰之弥高,倒不如抓紧握在手里的东西,更可靠。

    既是冬,免不了就有呼啸的北风,彻骨的严寒,还有,洋洋洒洒的雪,缺一不可。它们肆虐着,在这个季节里,施着威风。我不知道,它们来临的顺序,是排着队一齐杀过来,还是此消彼长,轮番上阵。总之,到了冬,我所有的应对措施,就是将自己裹在层层的衣服里,希望自体的温暖尽可能少地流失。然而,冰冷的手脚总是不停地提示我:保暖措施还是不到位!

    小时候,也为自己的惧冷询问过母亲,那时候,觉得母亲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她告诉我:是因为我生在夏天的缘故,所以怕冷。我便展开丰富的想象:是不是因为生在夏天,没给幼小的我穿棉衣,所以皮肉不经寒?当然,这么许多年过去了,我知道,母亲并不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她的认识自有她的局限性。但对于我惧冷的解释,我却一直深信。因为我无从验证,如果我生在了冬天,是否就会不怕冷?因为这个永远也无从实现的愿望,我掩耳盗铃般地,自欺着,一直信着。

    其实,相对于冷风,雪更能作为冬季的代表作。但我,也是不喜欢雪的。

    虽然,我也知道“瑞雪兆丰年”的农谚,也知道雪能净化空气,有利于身体健康。但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执拗着,不喜欢它。

    因为下雪了,母亲就要比平时早起至少半小时给我做饭,这样,就能多匀出一点上学的时间。可是,下山的那段长长的坡路,还是要被淘气的男孩子们滑得光光溜溜,尽管我百倍的小心,还是免不了要摔个仰面朝天,手里的饭盒也划个弧线飞出,当然,那些本来要作为中午的饭,也就洒了一地。还有,那时候,没有棉鞋可穿,脚下一直是单薄的布鞋,走5里的山路,早被雪湿透。教室里面是不生火的,一双脚就那么冻着,直至发疼。实在忍不住了,就轻轻互相磕几下,又唯恐老师的眼光扫过来,只好继续忍着。好在,慢慢的,居然就麻木了,不再感觉到疼。晚上放学,母亲心疼饿了一天的我,热饭热汤吃下去,身子暖和了,手脚却开始痒得难受,不能挠,挠了,又觉得疼,满手满脚的冻疮啊。母亲心疼得掉泪,我却傻呵呵的,并不在意,一边做作业,一边轻轻挠着。

    后来长大了,冬天可以有棉鞋穿,不再冻着,也有了旅游鞋穿,不再摔着。但我还是从骨子里不喜欢冬,不喜欢雪,“冰天雪地”,看见这几个字,也觉得冷飕飕。

    大概,还是因为在内心里,一直拒绝寒冷,渴望温暖吧。

编辑:□石彩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