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金秋里的温情告白
■贾志强
发布日期:2018-11-05 08:11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最早知道银杏,是在中学的课本上。课本里收录了一篇郭沫若的散文,名字就叫《银杏》。依稀记得有这样的句子:

  “你的株干是多么的端直,你的枝条是多么的蓬勃,你那折扇形的叶片是多么的青翠,多么的莹洁,多么的精巧呀!”

  “秋天到来,蝴蝶已经死了的时候,你的碧叶要翻成金黄,而且又会飞出满园的蝴蝶。”

  小城里没有银杏,对我们这些懵懂少年来说,银杏就是谜一样的存在,我们一边背诵着那些优美的句子,一边热烈地讨论着有关银杏的话题。它的株干是像钻天杨一样的笔直吗?它的枝条是像扫帚苗(一种野菜)一样茂盛吗?它的叶子是像扇子一样一会儿打开一会儿又折起来吗?那些金色的蝴蝶是怎样地扇动翅膀?我们想着、吵着、闹着,谁都说服不了谁,但全都不得要领,贫乏限制了想象,用我们有限的知识始终无法描摹出一株银杏的模样。

  寻而不得,觅无可觅,反而更平添了想象的空间,一种情结在少年的心里深深地扎了根。

  与银杏真正碰面是在上了班以后。

  1992年,在杭州参加为期半年的培训。培训之余,便约三五好友在周边转悠,与素有天堂之称的杭州来一个亲密接触。一次,不经意间,朋友指着路边的一棵树告诉我,那就是银杏树,我立刻来了兴趣,上前仔细端详。

  那是一株并不粗壮的树,树皮涩涩的像龟裂的河床,枝桠横七竖八地长着,显得有些凌乱,枝干上覆满了绿色的叶片,泛着翠翠的青光,枝叶还算茂盛,但尚未织成密密的华盖,有阳光在树叶间筛出细碎的光影,有风吹过,那光影便也随风摇曳起来。树并不出众,在密密的树林中看不出它的与众不同,除了扇形的叶片之外,与其他的树并无二致,由于是春天,也未见到那些翻飞的金黄的蝴蝶,心中有落差,不免生出些许的失落,甚至失望。

  求不得时我们巴巴地盼望,真要见过了也不过尔尔,不管怎么说,也算了了年少时的一桩心愿,解开了一个情结。

  我终究要回到我的城市,我的世界里只有杨树、柳树、槐树,我与银杏是两个世界的存在,心中不免生出一种疏离,我知道,我与银杏之间不止隔着两座城市的距离。

  小城是什么时候开始种植银杏树的,我的记忆已不确切,好像是在几年前吧,引进了一批银杏作为行道树。

  在我的印象中,银杏应该是生在南方的一个物种,小城里遍植了银杏,心中还是少不了一份惊喜。

  于是,在金秋时节,我再次踏上寻梦之旅,去圆儿时那个亦真亦幻的梦想。

  有风、有雨,并不是个观景的好时候,但风轻、雨疏,我喜欢这样的氛围。

  满眼的金色已不着一丝绿痕,灿灿的一树金黄,风过处,有树叶飞离枝头,旋转着,翻腾着,最后回归大地,而地上已积了一些落叶,时间一长,便失了曾经的明艳,黄色中泛起一层污来,新的叶片落下,便立刻分出层次来。低洼的地方已积了泥水,有些扇形的叶片便污了身子。

  我静静地伫立在这风雨之中,屏息静听那蝴蝶翅膀翻飞的声音,没有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悲怆,只有人生几度秋凉的神伤。

  有一对老人从我身边走过,满头的银发让雨水梳理得齐齐整整,他们相互搀扶着,慢慢地前行。他们是回家还是散步?或者像我一样在听风听雨听叶落?我不知道,也不愿打扰属于他们的宁静,但我喜欢这种温情的浪漫。他们走得很慢,女人不时俯下身子捡拾新落下的小扇子,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似乎在比较两片叶子的不同,又似乎在重温往日的旧梦。突然,一个趔趄,女人差点摔倒,男人急忙抓住了女人的胳膊,女人顺势向男人靠近,然后继续搀扶着向前。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的眼睛忽然有一种涩涩的感觉,在这金秋,在这风里雨里,在这漫天飞舞的银杏林中,这样的浪漫让我感动。

  于是,我用《长相思》的词牌填了一首词,发在朋友圈:

  风一阵,雨一阵,漫天黄蝶舞缤纷。何处是归魂。

  深一层,浅一层,季节更叠无人懂。做事须从容。

  不一会儿,妻在下面留言,一样的词牌,一样的心境。

  急一程,缓一程,白驹过隙佳人行。冷暖晓自明。

  爱一生,恨一生,桑田沧海难为情。春泥是落红。

  人生苦短,我们可以倚靠的东西并不多,能够相扶相伴白头偕老就是人生最大的幸运,无须举案齐眉,无须鹿车共挽,陪伴就是最长情的告白,我懂了。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