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一台老式缝纫机
李瑞华
发布日期:2018-09-10 07:50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小屋的窗下,摆放着一台老式缝纫机,这可是我们家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最阔气的大件之一。

    要知道,在物资极其匮乏的年月里,我们家能拥有一台上海惠工标准牌缝纫机,是件十分不易的事儿。如今,别看它台面皴裂,机头略有锈斑,机轮转动沉闷,但仍能正常运行。

    这台缝纫机购于1959年,从进入我们家起就像老黄牛一样,任凭使唤,母亲这辈子最得意的物件,就数它了。

    年轻时的母亲,在一家工厂上班,常常加班加点,有时候劳累了一天,晚上还要给家人缝缝补补,很晚才能休息。于是,父亲很想给母亲买台缝纫机,减轻她的负担。

    那时候,商店里一台缝纫机标价192元,父母几次到百货商店都因囊中羞涩,默默走开。的确啊,对于薪水微薄的父母来说,这确实是一笔不菲的数目,为了尽快购置缝纫机,全家开始节衣缩食。

    一天晚上,在昏暗的灯下,母亲把平日积攒的分分角角全抖落出来,数了又数,一百多元了。母亲兴奋地对父亲说:“等咱再攒几个月就够了。”父亲也很高兴。

    “天有不测风云”,才出生几个月的二姐,不幸患上黄疸型急性肝炎,父母赶紧将姐姐送往医院,幸亏发现及时,姥姥也特意从乡下赶来帮忙调理了段时间,二姐的病才逐渐康复。但父母辛苦攒下的买缝纫机的钱也因此付诸东流。

    数月后,家里经济有所缓解,父母又萌发了买缝纫机的念头。那年月,谁家能买到一台缝纫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为啥呢?因为百货商场从上海进货,一次仅供五台,按正常渠道很难买到,母亲每次路过商场时,脚步总会不由得朝缝纫机柜台走去,每次都是瞅一瞅,失落而返。

    说来也巧,有次父亲在路上偶遇多年未见的老乡,恰好是商场的采购员,闲聊中,父亲便托付老乡帮家里买一台缝纫机,等了又等,数月后仍没消息,父亲知道事难办,也没敢抱多大希望。

    那年秋天的一天,父亲正准备下班,老乡急匆匆赶来兴奋地说:“过两天到商场提货!”父亲一听,既兴奋又焦急,急啥呢?急的是货到了,钱未攒够。那时候,谁家也不宽裕,又能和谁开口呢?父母思来想去,还是一筹莫展。

    翌日,一大早,母亲准备动身回乡下和父母拿些钱,被父亲阻止了。他觉得姥爷上班挣钱不容易,又帮家里拉扯孩子,已经付出很多了,不能再跟家里拿钱。

    几天后,当老乡得知还差一半钱时,也很着急。“若错过这次机会,实在太可惜了。”老乡说,他到上海进货时,费力周转才多购了一台。就在父母万般无奈之际,老乡慷慨解囊,让父母先提货,尾款他先帮忙垫付。以至于很多年过去了,父母仍念念不忘那位老乡。

    那是个秋阳高照的午后,父亲从工地上借来一辆平板车,把缝纫机稳稳地搬上车,让母亲坐上去护住,父亲肩挎拉带,双手攥紧车把,迎着秋风稳步而行。如今,想起那一幕,与其说父亲拉的是缝纫机,不如说父亲拉着的是一家人的光景。那天一路上,不时引来路人的羡慕,颠簸着的还有父母的声声欢笑……

    我家购置缝纫机的消息不胫而走,邻居们纷纷跑来,这个看那个摸,很是羡慕。为了尽快熟练操作缝纫机,母亲每天下班后,走路到很远的裁缝店,一边做帮工,一边讨教些手艺。母亲勤快好学,渐渐掌握了缝纫操作及裁剪方法。

    有了缝纫机后,母亲缝缝补补方便多了。按说明书上介绍,十二层帆布都能轧过去,邻居们很好奇,便找来帆布让母亲在缝纫机上试,果真“呲溜”一下就轧过去了,让人不得不佩服它的神奇。

    说起上海惠工标准缝纫机,至今都传扬着一段佳话:那是1950年隆冬,政府成立东北军服厂,以解抗美援朝寒冬棉衣的燃眉之急。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落在上海惠工缝纫机厂的肩上,为了完成工业缝纫机的研制,工人们夜以继日辛勤工作,困了,就倒在机器旁打个盹;没有电,就手拉皮带进行生产……靠着这种忘我工作的精神,生产出了一批高质量的工业缝纫机。

    有幸用上高质量的缝纫机,母亲格外珍惜它,绝不允许家里人随意乱动。有一回,院里的孩子们喜欢玩丢沙包,大姐就偷偷拿了些碎布,学着母亲的样子,使劲儿蹬着踏板,一不小心,上线和底线粘合在一起,把针别断了,为此,挨了母亲好一顿训斥。

    印象里,一进入腊月,家里就热闹起来,左邻右舍常拿着布料,来找母亲帮忙。热心的母亲下班后,安顿好家人,一直要为邻居们赶制活计忙到深夜。每忙完一份活,母亲都会把它们熨烫得平平展展,做上标记放在平柜上。那时候,母亲的缝纫机可气派了,差不多时间能顶十几个人的手工活。

    记得1966年夏末发大水,大雨滂沱,桃河决堤,凶猛的洪水涌向下站一条街,涌向我家低矮的房屋。眼看洪水高过床铺,家人惊慌失措,还没来得及收拾,父亲就急切地催家人快走。母亲不肯放弃这台缝纫机,慌乱中,拿起床上的油布蒙住缝纫机,父亲眼疾手快扯过一根绳子拦腰缠紧,拼力扛在肩上,带领一大家子人,艰难地蹚着半身高的洪水逃亡。一路上,母亲一边紧紧抱着三岁的我,一边目不转睛盯着父亲背上的那台缝纫机,生怕有闪失……

    就这样,缝纫机伴随着我们一家,风风雨雨走过了大半个世纪,母亲的岁月光阴,也在缝纫机上耗去一半。如今母亲八十多岁了,身体早不如从前,一次轻微的脑梗后,手脚便略显笨拙,可即便如此,闲暇时,依然微驼着背,戴着老花镜,双脚有节奏地踩着踏板,给我们缝制惊喜。

    岁月变迁,唯一不变的是这台缝纫机,不仅没有消失在家人的视线里,而且仍然辛劳地转动着。它带着时代的烙印,镶嵌着岁月的痕迹,伴随着母亲一起苍老。

    一大家人在这样的“哒哒哒”声中,长大、变老,延续着下一代。

编辑:李瑞华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