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看黍记
■刘艾明
发布日期:2018-08-06 08:04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清晨,鸟雀叽叽喳喳,翩翩飞舞;路边,喇叭花争奇斗艳,含露娇妍。一派鸟语花香,踱步期间,也是妙趣盎然。可恰逢庄稼成熟之际,鸟雀多了,便成了颇让人啼笑皆非之事。

  这得从家里的一块黍地说起。春播的时候父亲在村北的农业地种了三分黍子,或许下种有些早,老天爷也照顾有加,到了抽穗灌浆的时刻,可以说成熟在望。也就是这个时候,山里的鸟雀经不住青翠籽粒的诱惑,轰然而来。大点儿的有斑鸠、灰喜鹊,小点儿的主要是麻雀。

  不过赶来抢地盘的斑鸠、灰喜鹊不常有,但麻雀顽固得不得了,百数来只成群结队,俨然一支训练有素的航空大队。有负责侦查踩点的,有负责突袭、预警瞭望的,还有负责开疆拓土,收割采集。

  眼看着即将成熟的黍子装进了麻雀肚,父亲坐不住了。竹竿、布条、塑料袋、光盘、稻草人齐上阵,插满了田间地头,防卫森然。一阵轻风吹过,稻草人长袖微摆,布条子飘荡舞动,塑料袋簌簌作响,光盘如照妖镜般闪动着亮光。看着这阵势,父亲优哉游哉回家了。哼,小样,还吓不走你们!

  午觉过后,父亲心里突然觉得不踏实,还是到地里看看。这一看,嘿,这些个家伙怎么还趴在黍秸上吃得津津有味,有的甚至还站在稻草人的头上悠闲地梳理着羽毛,原来人家根本就不怕呀。唉,没法了,只能坐这里看着吧。父亲转身回家背了一壶水,拿上一本书,做了一把弹弓,又装了一把小鞭炮,带上唱戏机,回到地里驻守。

  周末回家,一问母亲,父亲还在地里坐着看黍呢。还没到地头,远远就听见咿咿呀呀的山西梆。走近一看,我顿时乐了。父亲眯着眼,摇着一片梧桐叶,坐在树荫里听戏,音响放得老大。我问父亲这几天看黍的成效,父亲笑道,与其说看黍,倒不如说是看雀,他跟母亲两人轮换着在地里已经五六天了,清晨四点多一直到天擦黑。我说有人在这,应该不会再有麻雀来骚扰。他却说那些家伙胆子大着哩,一有机会就跑来侦查侦查,然后呼朋引伴来觅食,这个时候就点燃一个小鞭炮,吓吓那些家伙。开着唱戏机,除了听戏解闷,也是为了惊吓麻雀。坐得困了,就起来巡逻巡逻;走得累了,就躺在用草铺做的垫子上迷瞪一会儿。

  我接了父亲的班,让他回家休息。也是玩心大起,琢磨着与这些麻雀斗一斗,顺便检验一下自己年少时玩弹弓的技术是否早已遗忘。我手握弹弓,填上石子,静静地坐在树荫下等候麻雀大部队的出现,然后杀他个出其不意。约摸过了二十来分钟,有了情况。先是两只麻雀飞在我旁边的梧桐树上,叽叽喳喳说着话,也不下地里吃东西。我保持不动,生怕惊动了它们。就这样待了三四分钟,它们突然飞走了,我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失望。可就在我百无聊赖之际,一大群麻雀突然降临,落到地头的灌木丛里。哎呀,原来那俩家伙是去叫同伴去了,我这才想到父亲说的那些话,麻雀的确是鬼精鬼精啊。

  终于受不住诱惑啦,先是四五只落到黍秸上,后是一大波,密密麻麻上百只。机会来了,我猫腰起身,右手搭弓,左手拉皮,瞄准发射,嗖的一声,石子没入麻雀群中,扑棱棱刮起一阵旋风,麻雀们吓得魂飞魄散,四处奔逃。我寻着石子划过的轨迹一路找去,却未发现半截羽毛飘散。弹弓空弹,却惊起麻雀一群。

  直到日暮,雀踪未曾再现。我将此间说与爱人,她兴奋地说要回来跟我看黍。当我说到麻雀的狡猾,她被逗得哈哈大笑。她打趣说,如今咱们不能用教小学生的知识来对待麻雀了,时代在变,社会在变,麻雀们也在变,学会了如何辨别真伪,如何协作配合,如何与人们斗智斗勇。她还给出主意,说要不咱搞个农业旅游项目,让城里人来体验一下驱赶鸟兽的乐趣,顺便还能销售一些绿色农产品,一举两得。说罢,我俩哈哈大笑。

  看黍子,看麻雀,倾听蝉虫鸣叫,欣赏蜻蜓飞舞,那田间地头的一草一木,皆是别样的亲切。

  有时间了,还是要多回来坐坐的。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