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一棵老树
■秦晓梅
发布日期:2018-07-09 08:14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这棵老树,是一棵长在小院里的树,一棵曾经有家的树。

  自己有多大了呢?老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它来家时,家里的老爷爷还是个愣头青。老爷爷的父亲在建造这土屋时,带着儿子植下了还是手指粗的“小树”,并对儿子说,要好好爱护它,等它长大了,好给儿子的孩子盖一座新房子。于是,小树也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有一天,家里喜气洋洋,热闹非凡。儿子娶亲了,家里多了一个新主人。新主人爽朗而勤快,小树也受到了优待。早起的炊烟的味道,真好闻啊。来家串门的叔叔婶子,叽叽喳喳的,东家长,西家短,天天聊个没完。房檐下的燕子,猪圈里的猪,散养的鸡鸭,多快乐啊。

  又一年,小树听到屋子里传出了响亮的婴儿的哭声。这哭声,真嘹亮啊,肯定是个胖小子。家里老老少少,眉眼上都是笑呢。转眼间,这小小子就满院子乱跑了。撩猫逗狗,撵鸡追鹅,调皮啊。长着长着,小小子就能爬上小树的枝丫了。小树,也渐渐地粗壮高大了,它对小小子,极喜欢。它觉得,它就是它的小侄子啊,千万别把他摔了。

  就这样啊,看着家里人,忙忙碌碌,过着平淡又普通的日子。看着他们春天争抢着农时播种;夏天,挥汗如雨地侍弄庄稼、养种蔬菜;秋天,看着他们满载喜悦地收获或者望着少得可怜的收获愁眉不展;冬天,最喜欢听他们在屋子里聊天讲故事了。渐渐地,小树又粗壮高大了。慢慢地,成了老树。

  那一年,老树经历了第一次生离死别。那个亲手种下自己的老爷爷走了。家里人伤心了一阵子,可老树,却伤心了很久很久。看见老爷爷,老树也想到了自己。它喜欢看着家里的那个曾经的“小小子”快快长大,看着他一年一年地长高。可他背上的书包越来越大,越来越沉,它却又不想让他长大。它不愿变成新房子,它不想看不见蓝天白云,不能与风嬉戏,不能离开雨。它是多么喜欢这个家,多么喜欢自由的自己。老树心里矛盾啊。

  小小子长成了小伙子。那天,老树听见他和已经和它一样老的老主人说要盖房子的事了。老树内心无比忐忑。它很想为家作出贡献,但它又是那么舍不得这条老命。但老树毕竟是老树,经历了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它很快就想通了,内心变得平静而坦然。能为家作出贡献,就是自己当初的使命啊,值了!

  那天,老树以为的树生终结的那天,家里来了很多很多的陌生人,还来了一个黄色的庞然大物。他们围着自己七嘴八舌,挖土的挖土,拴绳的拴绳。老树的心,乱了。看惯了周围同类的生死,它怎么能不熟悉那让人心颤的锯子声呢?可是,他们把老树的树根起了一个大大的土坨。它能感觉到自己的一些毛细血管断了,但不是很疼。他们要干嘛呢?忽然间,自己庞大的身躯,轰然腾空了,老树的心,猛地一慌,完了,完了。那个黄色的庞然大物,把自己吊在了空中,晃啊,晃啊。老树晕得闭上了眼睛。忽然成了无根之木,老树的心都空了。它听到了自己的部分枝丫断裂的声音,但它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终于被平放在了一个能走的大车上了,老树渐渐地恢复了一点知觉,能听到耳边穿过的风声了。

  这是要去哪里?它可从没离开过那个小院啊!

  离开了那个土屋的小院子,离开了那个自己俯瞰了大半辈子的小村庄。来到了一片空旷的田野,车停下来。再次被吊在空中,再次被直立起来,根须触到泥土的那一刻,老树的心也落了地了。但它想做的第一件事却是极力地眺望,眺望那个村庄,眺望那个小院,可什么也看不到了。再看看身边,却多了许许多多的同伴。白皮的,绿帽的,除了柳树,它都不认识。

  老树做梦都没梦到过自己会来这样一个地方。

  本来,老树已经做好准备一辈子也不离开那个小院的。但老树不知道,盖房子的技术,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主人家也舍不得砍掉它啊。但它,却必须离开这个家了。

  老树,又站在风中了。一群鸟落在了它的枝上,吱吱喳喳地告诉它这个新的世界。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