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品评
古村大阳泉晋商院落“三雕”漫谈
■郗志华
发布日期:2018-06-11 07:44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在古村大阳泉晋商院落中,结构性构件的装饰程度、装饰性构件的多少、用材的贵贱以及装饰的内容等,都是户主社会地位的表现。为了展示地位,主人在扩大装饰范围的同时,有时甚至会将实用性降低到次位。郗家大院汇聚了大阳泉古村等级最高的民居,各商号院从头顶的屋脊到脚下的踏跺,几乎每一处都是装饰,真可谓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三雕美。不仅木雕精美,石雕传神,古雅别致的砖雕同样令人叫绝。各类雕饰在大面积上简洁明快,而于细部则精彩卓绝,它们将释、道、儒的内容,琴、棋、书、画的雅好,以及福、禄、寿、禧的俗愿,融汇在统一的风格之中,体现出主人精致的生活。

  郗家大院的木雕多采用透雕之法,是典型的清代特色。无论门屋、厅堂还是正房,檐下都是木雕的重点所在。除挂落和雀替外,这里还普遍装饰着翼拱。因为民居中不得施用斗拱,所以工匠将横拱变形,两侧略作羽翼状,故而得名翼拱。在比较讲究的各商号院落中,檐柱柱头两对翼拱上下叠落,颇有凌云之势。当翼拱与雀替搭配时,雀替对称于下,翼拱载意于上,以各式各样的图案祷祝主人如意吉祥。

  垂花门檐下的装饰除挂落和翼拱之外,还以垂连柱的精细刻画见长。许多垂连柱摆脱了通常的莲瓣造型,呈现出牡丹叶、兰花、柿子等崭新的形象。在垂花门和一些硬山建筑的屋顶两侧,还有两类特殊的构件——悬鱼和惹草。它们除装饰外,还借近水的特点起到象征性的防火作用。但到后期,鱼和水草的形象已然无存,所剩不过是一种称谓而已。

  外宅的木构建筑还在帘架上做文章,其中常见的有以莲花和小儿谐音而成的“连生贵子”图案,除横板上的主题木雕外,帘架边梃上方的荷叶栓斗和下方的荷叶墩都颇为精致。到了内宅,配合窑洞的门窗自然与一般法式不同,窗棂的装饰也愈发多样,甚至出现了以吉祥图案构成窗棂的做法。

  砖雕比石雕省工,造价也低廉得多,是装饰民居的理想材料。清代的砖雕仿照木雕式样,进一步走向立体化。郗家大院的砖雕主要集中于影壁、屋脊、墙身和幞头等处,其雕饰内容广泛,除吉祥图案外,还包括不少历史人物和民间传说。

  在以硬山为主的传统民居中,山墙两端靠近台基边缘的部分称为墀头。墀头分上、中、下三段,上段通常是重点装饰的部位。在大院主宅,主入口门楼的墀头砖雕被挑檐石分成上下两组,在古村颇具代表性。上方左右两侧内容一致,但图案不同的凤戏牡丹立体感极强,显然在为赏析提供便利。其下左右各有一面锦扇,内饰琴棋书画,与中央挂落的木雕内容相映成趣。挑檐石下乃是另一组砖雕,其中方形边框内的装饰题材当取自《三国演义》,海棠形边框内的人物则取自《封神演义》。两组雕饰上部小而精,下部大而繁,将门楼装点得壮观多姿。此外,郗家大院的瓦当种类繁多,且相邻瓦当的图案几乎都不尽相同,据说是龙之九子的形象,实际上却远远超过了九种。这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固定结构带来的沉闷,也向高墙深院吹入了一缕清风。

  石雕在装饰的同时,也起到加固构件的作用。由于它是一种恒久而高雅的艺术品,所以常常受到宫殿、庙宇等重要建筑的青睐。在明清两代占据建筑装饰主要地位的是木雕和砖雕,石雕则因材料昂贵和加工困难而难以得到很大的发展,工艺也趋向简化。郗家大院的石雕分布在拴马桩、上马石、抱鼓石、墙基石、望柱、柱础、垂带石以及门套、窗套和栏杆等处,踏跺有时也琢成密布纹饰的书案形。

  造价昂贵的石雕无时无刻不在显示着主人的财富。其中抱鼓石位于大门的两侧,刻有圆形鼓子的称为圆鼓子,方形的则为幞头鼓子。商号院落的抱鼓石式样繁多,有的在荷叶上托有两个鼓子,鼓子心刻成寿字,荷叶下方的石墩则左福右禄,组成福禄寿三全的吉祥祝愿;有的以牵狮人物替代鼓子,其中狮驮财物,由须弥座下的两个胡人背负,意在招财进宝;还有的通过绣球连接的三狮象征太师、太傅和太保。头鼓子有以松竹梅兰四字为画的,也有以麒麟送子祈祥的。主宅前的柱础融汇了多种传统做法而成,石分三层,顶层似将抱鼓石的圆鼓子压扁后翻转过来,而鼓钉犹存。下两层为陈设墩的变异。中央一层上部仿照抱鼓石中包袱角的做法,下部则借用商周青铜器的某些处理手法,其间蝙蝠祥云寄托着主人对福运的憧憬。郗家大院的影壁心有时也施以石雕,其图案或细腻典雅,或含意深远,效果远胜于砖雕。

  郗家大院的装饰种类繁多,内容丰富,出色地表现出主人为学之清雅,为商之富贵及为官之显赫。其中松竹梅兰、琴棋书画四艺图、古贤四爱、四时花卉和穿插于其间的各种图案等,都表达了主人的雅好。雅俗共赏的福禄寿禧等纹样则体现出主人富足安康的俗愿。此外,装饰中的加官晋爵、一品清廉等题材不仅显示出主人对官禄和修为的重视,还是展现地位的潜在手段。

  琴棋书画与松竹梅兰

  郗家大院中,从入口到内宅的装饰都具有一定的系统性,宅院的门楼有多层斗拱,斗拱层层相叠,气势恢弘,庄严炳焕。中心的横匾内雕有琴棋书画四艺图,刀工精湛,惟妙惟肖。通过入口处的点题,主人暗示了自己的文化修养,令观者闻歌而知其雅意。挂落下沿高低错落,卷曲的纹样中排列着多种图案。门楼的这一系列装饰重点突出,主题明确,具有极强的立体感,是典型清代木雕实例。为了和入口处的雕饰取得呼应,堂屋檐下的挂落甚宽,遂于每间排列了三组主题木雕,由扇、叶、卷、盒等承托,上置琴棋书画,间有彝、尊等物。其间繁密的云龙图案,牡丹、睡莲等花木叶瓣翻卷,值得深居于此的主人细细品味。笔筒、棋钵等陈设在结尾处点题,明示宅主好雅之意,而正房明间窗饰简练,高窗上形同卷轴的木雕则是对全宅文气的概况。跨院入口处的挂落也卷轴状,与主院两相应和。匾心双鹿逐于林间,暗合路路顺利之意。图案上有闲云盘绕,下见木石环抱,一派悠然景象。

  除一系列相互联系的木雕外,砖雕和石雕也突出了主人清修的意向。在套院入口前的祔头鼓子上,是用隐雕手法刻写的松竹梅兰四字,四字均由其指代的内容穿插而成,其中北向的方鼓子东为松竹,南为梅兰;南向的则东为梅兰,北为松竹,相同的文字写法却不尽相同,构思十分巧妙。正房的台基前中央的踏跺乃是一整块青石凿成的书案,再次明确了主人的平淡清雅之好。

  福禄寿禧与子孙满堂

  宅院主人虽屡屡标榜其雅人深致,但对富贵的向往却是不经意间地流露。即使在体现其文士身份的主入口处,垂莲柱也雕刻着寓意富贵多子的牡丹叶和莲瓣。院落倒座的帘架间,居中的当为福禄寿三星,旁伴以寿字为主题的图形,字体狭长,取意长寿。影壁中凤戏牡丹的边饰表达了富贵吉祥的寓意,下方图案则以鹌鹑和菊花谐音而成“安居乐业”。堂屋墀头处的砖雕也是这两种题材,唯图案发生了变化。其后檐墙的什锦窗以六只围绕寿字的蝙蝠重复了福寿的主题,表达了主人福寿双全的愿望。福禄寿三星还出现在书斋院的窗饰中,为雅淡的修身之所稍添了近俗之物。

  宅院较多的装饰是集传统民间吉祥图案之大成。厢房的帘架刻有二龙献寿,缭绕的祥云补充了余隙。左侧的孔雀尾翎象征清代朝服的冠饰,示意翎顶辉煌,加官晋爵;右侧的宝瓶与如意结合成为平安如意。下方中央有佛家八宝(法螺、法轮、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长)中的宝伞和法螺,左右侧为琴棋书画。可见传统装饰的内容并不单调,在以吉祥图案为主的题材中也可兼示风雅。中院侧门前的幞头鼓子系四组吉祥图案构成,其中松树仙鹤喻松鹤延年,菊花黄雀喻举家欢乐,下方则以佛手和仙桃寓意福寿。在垂花门两侧的墙面中,四角的砖雕与中心的麒麟相映,周边还围有几近透雕的佛手、仙桃和石榴,其中后者以其多籽而成为常见的祈子瑞物。内院绣楼窗下的砖雕仿照木制栏杆,自上而下分四栏,以第三栏为主,刻有八仙等图像,其余均饰以吉祥花果。在套院入口处,抱鼓石的圆形鼓子上为趴狮,鼓子心用盘根错节的莲花雕出“本固枝荣”的祥瑞图案。大鼓子下方荷叶翻起,露出几枚细巧的南瓜,成为子孙满堂的祝愿。

  商号内院的窗饰极为华丽,在通用的营造典籍内难觅其踪。无怪乎清代理论家李渔在《一家言居室器玩部》中言:“吾观今世之人,能变古法为今制者,其惟窗栏二事乎。窗栏之制,日新月异,皆从成法中变出。腐草为莹,实具至理。如此则造物生人,不枉付心胸一片。”笠翁始以枯木为枝,剪彩做花而为梅窗,但在内院中,透雕的吉祥图案完全取代了窗棂。郗家封闭的内院难览湖光山色、茂林修竹,而以窗做画却可将观景与祝福合二为一,实为创举。高窗中左右对称的凤戏牡丹和喜鹊登梅等图案均喻富贵吉祥,成双入对的雀鸟则是对夫妻和睦的祷祝。门侧的装饰也对传统的窗棂做法进行了加工,其间花鸟鱼虫形态可人,却都构图严谨,疏密有秩,保持着窗扉坚实明透的根本。

  山西民谚中有“鱼穿莲,十七十八儿女全”的说法。在垂花门檐下,内外两项的翼拱中央分别雕成龙凤之形,其下则为“鱼穿莲”的主题。内院的窗棂也在不显眼的地方出现鱼穿莲。暗示云雨的题材出现于此,具有夫妻和睦、早得贵子的祝福。蝴蝶与南瓜的组合也频频出现在垂花门的装饰中。垂莲柱的莲瓣与南瓜造型一道以绵绵瓜瓞喻子孙昌盛。内院中东厢南北相互对应的墙基石分别雕有童子骑仙鸡和麒麟而来,背后的树旁都立有一名妇人。其中南向的一手持佛手一手举幡,上书“仙鸡送子”;北向的则一手持桃一手举幡,上书“天赐麟儿”,以此代表多福、多寿、多子的祝愿。西厢南北对应的两块墙基石便以二者为主题,其上还不忘以日、月二字作为提点。内院一些绣楼的栏杆上也有亁马坤牛的图案,都是夫妻和合、宜男多子的祷祝。

  官禄与修为

  大院主入口门屋的檐墙上,有两幅砖雕左右相对,东向由仙鹤、梧桐、青松、寿石、水仙以及象征海浪的水波纹组成。鹤有一品鸟之称,而海浪为潮,与“朝”同音,故此图有一品当朝、松鹤延年、群仙祝寿等意。仙鹤与西向的瑞鹿还暗指“六合”,六合以东、南、西、北、上、下指代天地宇宙,与梧桐相伴,代六合同春,有天下大治的内涵。鹿身瓣瓣梅花、鹤翅片片羽毛雕刻细致,仅从这些雕刻内容就不难看出院落主人逼人的官气。其内院台阶顶部装饰着身背蜂窝的小猴,意为辈辈封侯;墙基石中的指日高升、五子登科、马上平安等不言而喻,象征着主人对官禄和安乐的追求。正房居中的窑洞两侧瓶插荷花,下置古琴。因荷花亦称青莲,故有一品清廉之意。窑洞的高窗上还雕有燕戏杏枝的图案。杏苑乃新科进士游宴之所,而燕与宴谐音,且每逢春天便现于枝头,故而此处的“杏林春宴”包含了对进士及第的良好祝愿。前院倒座的帘架间雕有三戟插于瓶内,取二者谐音,成为“平升三级”。

  以装饰作为教化手段可以使家人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习惯,进而以遵循其道而获得心理上的满足,乃至乐在其中。古村民居院落就有不少具有显著意义的装饰,如商号院墙基石中的二十四孝典故。其中唐氏乳姑的故事讲的是崔南山曾祖母年老无齿,不能咀嚼食物,祖母唐氏便每日让她吸食自己的乳汁,直到数年后老人亡故。这一题材显然是为了劝媳尽孝。其对面的江革负母则是说江革于兵荒马乱之年背母避祸而感化土匪,客居异乡又靠帮佣养母的故事,此乃劝子尽孝。这组墙基石雕刻具有普遍性意义,体现出封建社会豪门大户的憧憬以及他们审慎的处世哲学。

  纵观民居院落的装饰,琴棋书画的一再重复,加官进禄、福寿万年的频繁出现,将院落主人数百年前的毕生追求完全呈现在今人面前。

  避凶趋吉

  古村村民往往会在住宅中悉心装点风水中所谓的镇物和水口等,即使寒门也不例外。贫寒人家尚在窑洞的高窗上悬挂起驱邪的“照妖镜”。像郗家大院这样高等级的建筑群,就更不必说了。对此类镇物的推崇备至显然超出了美化环境的意义,表现出时人因笃信风水而产生的特殊要求。实际上,这种做法不过是趋吉避凶的心理所致,古往今来莫不如此。

  风水里有“直来直去损人丁”的说法,住宅中用来禳解“煞气”的镇物可以使村民得到心理上的安全感,无怪乎成为装饰的重点。另外,影壁也有遮挡“邪气”的作用,宏大威严的大街门与之相对的影壁自然也不同凡响。檐下布满了鱼跃龙门等具有吉祥寓意的雕饰,各商号院落宅门对面影壁装饰着层层繁密的砖雕,更是财力和地位的象征。魁盛号大院的二大门对面的影壁便是如此,其正脊花饰翻卷叶片和鼓起的花瓣玲珑精巧。两端正吻形体夸张,垂脊端部的垂兽仰头张口,一派威严气势。影壁心乃以方砖斜砌,中心花是双狮戏球,上方的小狮和左右大狮寓意太师、少师。二者自西周始置,其中太师位居“三公”(古以太师、太傅、太保为三公)之首,而少师为“三孤”(少师、少傅、少保为三孤)之一,均系辅弼重臣。全图乃有高官厚禄、吉祥如意的寓意。影壁四周的岔角花简繁恰到好处,合宜地烘托出作为主体的兽王。合院之内的影壁多与厢房的山墙结合起来,如景元堂、正元堂等商号院落的影壁就是一幅淡雅的线刻,画中的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仿佛是主人对江南水乡的向往。至于古村诸多院落中的影壁,则以渔樵耕读、鹿鹤同春等主题着意装点。

  在传统的农业社会,土地龛的精心雕琢无可争辩地显示出土地神的重要性。龛前常有“土中生白玉,地内出黄金”的对联,许多都饰有斗拱、须弥座等,细节也十分精美。影壁有时也与土地龛相结合,以二者之力共同镇宅。风水中还讲求“藏风聚气”,结合《水龙经》中“水积必然龙有穴,水流气散不堪陈”的说法,民间对出水口的重视就不言而喻了。民居院落的出水口无论大小,都有一定程度的装饰,一般是经过简单雕琢的石件,高处的有时不止一个水口,复杂的甚至雕成兽头形。《相宅经纂》言:“盖水为气之母,逆则聚而不散。水又属财,曲则留而不去也。”《宅经》亦有“水沟东南流”为实的告诫,既然水流与财富直接相关,那么宅院排水过于顺畅,便有破财之嫌。为使水流曲折,有的出水口增加了导流槽,将流水向吉位引导,有的水口前特意设置了屏障,以迫使水流改道。一些沟漏石干脆就凿成一枚钱眼,显示出主人对富贵的渴望。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