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品评
羊倌小旦
郭庆阳
发布日期:2018-03-12 07:36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在老家,年近五十的小旦,成了名副其实的羊倌。

  这个羊倌,执着坚韧。日升月落,春夏秋冬,短短三载,他风尘仆仆,赶着羊群,钻沟沟,爬坡坡,硬生生又找回了日子的甜头。

  小旦长我几岁,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上中学的模样——高鼻梁、大嘴唇、宽下巴,说起话来粗声粗气。

  那时的小旦,喜欢东奔西跑,身边一起玩耍的,也大都是些淘气鬼。不过,打架生事的言传,几乎听不到他的名号。有时,大街上,小旦与我迎面撞上了,他会唤我的乳名,或摸摸我的头,要么问我要到哪里去。总之,小旦贪玩,但不野蛮。

  之后,小旦初中毕业,走向社会。我则继续读我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此间,小旦与我的交集少得可怜。即使撞上了,小旦也多是在忙碌的行进间。

  小旦家原先居住在村西口207国道的土坝坪上。弟兄三个,出出进进,一排的灰砖窑洞是他们一大家子的安乐窝。

  十一二年前,207国道扩建,两道变四道,小旦一大家的窑洞被征用。于是,离我家不远的水池边那几分地,便成了小旦和他二哥的宅基地。

  秋末,庄稼收罢,天高气爽。小旦便和他二哥请来村里的匠人,在新批的宅基地上,钉镢子拉线,计划着破土方,垒地基。

  动工伊始,小旦先行。挖基槽,夯地基,他扑下身子,陪着匠人一起干;采石料,垒石块,他开着三轮,石窝里进,石窝里出。待基础成型了,他又一车一车拉回煤矸渣,和着挖出的新土,将四下里的低洼处垫个平实……

  看他辛苦地劳作,我曾问过他老宅被征用的补偿是否够用,为啥不买个大队的集资房。他毫无掩饰地回答我,自己盖的好,住着自由,况且两个儿子还要讨老婆生孩子,手里的钱得计划着,能省的就不能浪费……

  听小旦这一说,我不禁想起我的父亲来。父亲寿终不过花甲,但一生辛苦,任劳任怨,买下了大队的集资平房,给我和弟弟娶上了媳妇,虽然房子还是不够宽裕。

  也许,父爱本就感人。当触碰了小旦这骨子里的柔情后,回家探母的我竟不自觉地关注起他的生活来。

  第二年清明后,风和天暖,按常规,小旦和他二哥应早早请回匠人,一如既往,备料和泥,动工砌墙,搭碹出沿……可偏偏不见他们的身影。

  原来,这年初春时分,小旦六岁的小儿子,独自出去玩耍,出了车祸,不幸丧命。小旦因接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一场大病,卧床不起。那垒好基础的宅基地,自然也闲置起来。

  两年后,身心疲惫的小旦,终于从失子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还是风和天暖,还是清明之后,那两家平阔的宅基地上,眼见摆满了红砖、黄沙、白灰……很快,材料备足,小旦和他二哥又开工了。

  功夫不负苦心人,月把时间,小旦几通忙活,那水池边的宅基地上,一排坐北朝南的新房,连着东西两面院墙和门垛子,一并竣工了。不久,一场乔迁之举,小旦家便正式成了我们那片人家的新邻。

  对于小旦这个新邻,我羡慕他们家那院里院外的一块块小菜地。夏天,倘若你能绕着菜地走一走,你会看到架子上成型的黄瓜,青翠颀长,一根赛过一根,还缀着迟落黄花;你也会看到架子上光嫩的番茄,一个挨着一个,楚楚动人,仿佛朝气蓬勃的孩童;那暂时看不到果实的,有辣椒、有落花生,还有红薯、玉米……它们有的枝繁叶茂,有的叶大茎长。其生长之姿,或蓬蓬松松,或亭亭玉立,但都一派盎然之气。这样的场面,不是每一户农家都有。有空地,没兴趣;有兴趣,没空地;缺少哪点,都行不通。小旦勤劳,拾掇地道,菜地成畦;妻子贤惠,打理得法,种啥像啥。一句话,看他们的菜地,你生活的神经会不由自主地瞬间兴奋起来。

  还有更可贵的是,小旦夫妇凭着这份对生活的热情,一年一年不断地改善着他们居住的环境。

  我记得他们入住后的第一年里,院子东南角先盖起来一个配房。第二年,窑洞的前脸,水泥抹了面;月台,也硬化得上了档次;第三年,裸露的大门口,那两个四棱砖柱垛上,安了一对大铁门……小旦曾说,家里从小弟兄多,光景疲累,咱不能啃着老子不松口,别人家有什么,咱自个慢慢也会有……

  然而,命运似乎有意要再一次折磨这个朴实的人家。

  那一天,小旦像往常一样,一大早起身,吃过早饭,便装满一三轮化肥,赶着到村子大街上去卖。意外的是,他停靠在路边的三轮车,突然后溜起来。情急之下,小旦一个不经意上前阻止的动作,后车轮竟压住了他的左大腿。

  经医院检查,这次意外,小旦的左大腿造成了多处开裂性骨折。医生说,即使打上钢板,卧床休养,三年五载,怕是不能再干苦力营生了。

  小旦读书不多,干活却不少。他种过地,下过坑,开过三轮,打过工……可以说,吃饭穿衣,成家立业,养家糊口,靠的就是自己的这好身板儿。

  没想,一年多后,小旦这根坚强的顶梁柱,又一次挑战了自己。

  起初,一瘸一拐的小旦买回了两头羊,圈在自己家院里,说是闲得没事,养着玩。其实,我看得出,小旦是在摸索着给自己谋生路。因为,他不单买回了羊,还养了十几只兔子,三四十只鸡。

  大概兔子娇气,不好侍弄,后来不见小旦再养。鸡呢?还在,只不过成了妻子的事。

  总之,到冬天里,小旦竟一瘸一拐地赶着那两只长大的羊,到近处人家有玉米秆儿的地里放。

  来年,小旦的腿跟着日子,渐渐好起来,但走的路长了,他说还会钻心地疼。令我惊讶的是:小旦居然有了自己的羊群,有二十几头。

  羊大大小小,品种不一。有白的绵羊,有黑的山羊,杂交出来,说不上名目的也有。

  一次,趁着小旦中午回家吃饭,我去看他的羊群。其间,我问起小旦羊群里有没有头羊,听不听话。小旦兴奋地回答我:“别看这羊长得灰头土脸,比狗还灵。”话落,小旦一声吆喝:“黑毛,过来。”瞬间,一头半大的黑山羊,从羊群里走出来,贴到小旦身边,还不时仰起头,舔小旦的手。我兴致来,也一边伸手,一边吆喝:“黑毛,黑毛,来,过来!”结果,黑毛真的转向我,直勾勾看我。我摸摸它的角,它便给我摇摇头。“这头羊最聪明,是我准备训练的头羊。”小旦自信满满,又来一句。“你是怎么训练的?”我好奇地问。“平时,喂它吃的,我就叫它黑毛,时间长了,随便喊一声,它也就应我了。”“瞧那头,我叫它黑眼。那头,老婆叫它花妮。那头叫……”一口气,小旦指指点点,说了五六只。“黑眼,黑眼,过来!”小旦又吆喝起来。同样,那只眼大的黑山羊,也挨过来,蹭小旦的腿,很亲近的样子,然后又走开。“有没有不听话的?”我越问话越多。“有,看那头大个的白牴羊,最不听话,一不留神,就顶你。”说着,小旦也吆喝那头白牴羊:“大白,大白——”结果,那白牴羊仿佛是收到了挑战书,几步过来,冲着小旦,前腿一起,头一仰,哐的一下,就是一头。这一头,竟将小旦撞个趔趄。小旦起身,破口大骂,拿起一根杆子,就去教训,然只是吓唬吓唬,逼退它去。

  再到后来,也就是小旦放羊的第三个年头。小旦的羊群,爆米花似地,一下子壮大到了六十多头。

  羊群大了,放羊自然有了难度。一方面,人手得搭配;另一方面,放要得法。前者,小旦妻子自是最好的帮手。后者,小旦也做到了心中有数。

  小旦说,春天,下种前,放羊出去,羊会跑青,人跟着累,羊膘也不见长。所以,他赶的羊群不涉远,小半天出去,小半天回来。看羊群不得劲,再补充一些干茎干叶,糠麸之类,粮食也常会搅拌其间,换换胃口。

  夏天,树木茂盛,野草葱葱,羊料随处是。放羊吃草,小旦却怕羊群糟践了左舍右邻的庄稼。于是,村南边,那几片土渣坡坡,几道圪梁沟沟,便是小旦独牧的区域。

  秋天,当羊群无拘无束,自由吃走。小旦还要忙里抽闲,储备羊群过冬的口粮。等到那玉米皮堆起来,红薯茎晾起来,秕谷馕糠存起来……这秋,才算告一段落。

  至于冬天,小旦还是以放代养。只不过,放的地点会更广一些。他说,羊放出去,它们知道什么地方好走,也知道什么东西好吃。他还说,羊喜群居,赶羊群,大部队是关键,吼得住它们,吃到天黑,一只羊也丢不了。

  今年正月,我又拜访小旦。其间,小旦得意地说,今年再放一年,我的羊群就能过百,到那时,单卖长大的牴羊,我也会稳稳地赚上一笔……

编辑:郭庆阳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