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品评
追寻仙人的足迹
■徐建宏
发布日期:2018-02-12 07:56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去过若干次盂县。

  在这个被称为仇犹古国的地方,每去一次都会有新颖不一样的感受。

  这一次,来到了仙人乡。

  盂县共有8镇6乡,乍看名字,大多平淡无奇,唯有“仙人”二字,让人眼晴一亮:为什么要叫仙人?难道是神仙居住的地方?或者说是一个云雾缭绕的人间仙境?

  之后,脑海里便涌现出一堆相关诗句的链接:金铜仙人辞汉歌;天生一个仙人洞;梦游天姥吟留别;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在如此这般的奇思妙想中,身临其境地两度感受了仙人乡的种种况味。

  略说仙人

  在盂县东部的万山丛中,穿云披雾、挂月梳星的越宵山,其巍然俊逸的神态历来受人仰望。山中因有伏洞仙踪的仙人洞,山下的村子也叫成了仙人村。

  有仙人的地方,其灵性自然无处不在。

  正巧就在两次往返仙人乡之际,看到了一篇写傅山先生的文章,文中说:“1644年,傅山经历了翻天覆地的‘甲申之变’,开始了他人生的重大转折。这年九月,他从寿阳流寓盂县,先后居住在孙家庄、藏山、七机岩、仙人村等地,度过了两年难忘的岁月。”

  傅山先生一生以气节著称。他足迹亲至的地方,一定是他最想去的地方。他用了整整两年的时间在这一带寻友访胜,也足以说明这是一个魅力十足的乡野。

  我第一次去仙人乡,是在一个初春时节。仙人乡负责的同志随同县政府领导,邀请了盂县籍知名作家张石山先生参观游览,同行的还有阳泉市和盂县本地作家数十人。

  作为张石山老师的学生,我一边观景,一边听老师讲解中国历史和山西文化,并长久地沉浸在一种漫长幽远的思绪之中。

  那一次,我们游览了山南村、山西峪、仙人村和越霄山。

  在即将返程的前半天,我又陪同张石山老师兴致勃勃地登上了县城北面的高城山,欲瞻仰仇犹天子庙,却只见到一座高高的电视信号发射塔,只好在山顶的空地上凭空寄托一丝思古之幽情。

  第二次来到仙人乡,是我带着省城五位作家前来采风写作,以期为这个即将成为热点的美丽乡村摇旗呐喊。

  我们的足迹再一次丈量了上一次的景观,除此之外,还观看了一处有趣的所在——黑砚水河旧石器时代遗址。

  这个遗址的发现,刷新了我在日常阅读中对地域历史文化的常规认识和判断,内心深处产生了深深的惊讶。

  在常见常觉的村庄风景之外,对仙人乡的印象不知不觉中增添了重重叠叠的厚重感。

  大义仇犹

  盂县全域旅游的宣传语是这样几句话:仇犹故里,忠义藏山,清凉盂县。

  忠义藏山,耳熟能详。只要来过盂县的外地游客,都能或多或少地说出个大概。

  而仇犹故里,却未必有几个人能说清楚。

  我的青年时代,因为酷爱文学,又早早地结识了恩师张石山先生,所以对他的作品,尤其是小说,几乎通读过好几遍。老师作品中的《仇犹遗风录》,也就深深地刻印在脑海里。此地的民俗民风民情,也可以说已经十分入脑入心。

  再后来,阅读典故,就不免要对有关“仇犹”的记载多了几分留心与关注。

  最完整的记录大概是这样的——

  《吕氏春秋》记载:中山之国有厹繇(即仇犹)者,智伯欲攻之而无道也,为铸大钟。方车二轨以遗之。厹繇之君将斩岸堙溪以迎钟,赤章蔓枝谏曰:“《诗》云:唯则定国。我胡则以得是于智伯?夫智伯之为人也贪而无信,必欲攻我而无道也,故为大钟,方车二轨以遗君。君因斩岸堙溪以迎钟,师必随之。”弗听。有顷,谏之,君曰:“大国为欢,而子逆之,不祥。子释之。”赤章蔓枝曰:“为人臣不忠贞,罪也;忠贞不用,远身可也。”断毂而行,至卫七日而厹繇亡。欲钟之心胜也。欲钟之心胜则安厹繇之说塞矣。凡听说,所胜不可不审也,故太上先胜。

  这里,不但描述了仇犹灭亡的经过,而且分析了仇犹灭亡的原因是仇犹国君纳钟心情太迫切了,致使有关仇犹国安全的主张都听不进去。

  在后来与张老师的对话中,我听到了他非同凡响的见解:我们虽然不能妄测古人的策略,但迎钟而灭国的道理,谁也能懂;堂堂天子,怎么会不明白?他之所以选择了迎钟,并非不考虑国家安危,而很可能是明知不敌强大的智伯,为了保全举国民众不受屠戮,宁愿牺牲自己的王位而屈身求和。因为这样,起码避免了兵戈相向;而弱国的灭亡是迟早的事。

  张老师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这样的天子,是一位多么宅心仁厚的君主啊!

  我瞬间就明白了老师为什么要带我去拜访仇犹天子庙的原因了。

  在春风拂面、安放仇犹天子庙的高城山顶上,我的心如同听到美妙的纶音一样,舒展而平静。

  这,其实就是古国仇犹的精髓和遗风。

  伟大的先人们创造的历史,作为后人的我们是不可以用单向狭隘的心胸来臆测的。

  这也算是游历盂县多次以来最有价值的体会和感悟吧!

  仙迹永布

  在山南村膜拜古老参天的老槐树,在山西峪欣赏新建的文化园区和巨型佛像,在垴上村感受层层叠叠的石窑石洞和美不胜收的古村落造型,给我们的视觉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和享受。

  在黑砚水河旧石器遗址,同行的白琳虽然没有爬上山坡,却在干燥的河床上对这一处遗址展开了激烈的想象,并写出了优美的文字,感染了同行的作家。

  尤其是当我们一起登上越霄山,面对山水灵动的美景和村庄,内心深处的感慨,一如澜沧之水,汨汨荡荡,无休无止。

  仙人乡,不仅拥有神话传说的美丽玄妙,更多的是它散发出来的人文气息和担当精神,一次又一次地鼓荡着我们的神经和心魄。

  美丽的仙迹,必定会散布向更远更广的地方!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