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品评
选择善良 崇敬高尚
■高和平
发布日期:2018-01-08 07:16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冯小刚执导的影片《芳华》的上映,牵动了多个年龄段人群的注意力,很多是两代人一起走进影院的。青春年少者,钟情于影片中同龄主体的激情迸放、花样年华和美好爱情;中年人则留恋于影片中展示的自己曾经经历过的火红年代。尽管对影片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关注度很高却是不争的事实。周末晚上我走进市内一个较大规模的影院,看到观众一拨拨出出进进异常热闹的场景时,坚定了我要认真体味这部影片的想法。

  看完电影,心中总感到有些压抑,为影片中主人公的遭遇忿忿不平,为善良者被嘲讽、为好心人受冤屈,特别是为片中主角战斗英雄刘峰的凄惨结局而感伤。这样一位一生都在做好事的“活雷锋”,生活中却是经常受到排挤,身体上因参加战斗而受重伤被截肢,生活上陷入窘境。还有那位柔弱女孩何小萍,怕受到被冤枉父亲的牵连而改了姓,终于参军,却一再受到别人的鄙视,甚至欺侮,因情感遭遇难以承受而成为了精神病人。这是怎么了,这要干什么?难道因为《芳华》的作者严歌苓“因为当年欺负战友的经历,也有我的一份罪恶”,就要这样堂而皇之地“给出一份忏悔,给出一份批判”,而让整个以无私、崇高、奋斗为主体的年代受到贬损吗?

  生活的经历提醒我不断检点自己的情绪,防止无谓的冲动而伤害了别人,伤害了善良。所以,我不能以《芳华》中主人公的苦痛经历而迁怒于片子的主创人员。这与“百花齐放”的原则相悖,不利于文艺创作的繁荣,不利于作家的成长。况且,我对影片的理解不一定就是它要表达的主体和全部。一部经过管理部门审查同意而公开上映的影片能引起热烈反响,能引起较大的共鸣,其政治方向勿需猜疑,其艺术水平一定有其独到之处。请静心观看那震撼的画面:特殊的年代,部队文艺兵朝气蓬勃,精心排练出昂扬向上的艺术精品。顶风冒雪,长途跋涉到边卡哨所,到炮火前线慰问演出,激励将士保卫祖国,那是何等壮丽的事业。请凝神倾听那激越亲切的歌声,烽烟滚滚唱英雄,帮咱亲人洗衣裳,沂蒙军民情似海,悲怆坚毅送战友,绒花芬芳满山崖……那是令人热血澎湃的旋律。请珍爱感悟那高尚的情操,同志间没有龌龊的算计,即使有些矛盾,也是以维护正义、遵守纪律为目标。青春少男少女间是纯真的友谊,对待爱情是那样的庄严和神圣。请欣赏那唯美壮丽的画面:绿色军营中的刚柔相济,雪域高原的艰苦训练,残酷血腥的战争场景,苍穹夜色下的曼妙独舞,显示了一代名导的深厚功力。应该说,《芳华》的热映绝非虚夸,审美判断力日益成熟的观众也绝非轻易会受到炒作的左右。我认为,《芳华》应属于观众认可度较高的主旋律作品。至于质疑的声音,应算作必要的争鸣,也算是瑕不掩瑜吧。

  理清思绪,沙里澄金,我还是更愿意思考《芳华》对善良的解读。

  善良是本能。有“人之初,性本善”为佐,这一点在《芳华》主角刘峰身上体现得最为突出。他爱帮助别人,出差坐长途火车要帮同志捎带东西,为了同志自己学习修理手表、制作沙发,在食堂专打破皮露馅的饺子,将唯一的进修名额让给别人,带着腰伤主动请缨当何小萍的合作舞伴,甚至猪跑了也要喊他去找。难怪叙述者感慨:“谁也没有想过,我们这支队伍里没有了刘峰,会是怎样。”这种善良,是他从小家庭的熏陶和传承,是本能品性的坚持和弘扬,后天的教育作用只是稳定和固化。即便是他的善良一再受到鄙视和伤害,他也牢牢坚守着品格的阵地。如果说别人那些损害良知、藐视高尚的行为,是为了自保,那实际就是为自己涂抹了保护的泥浆,终是经不住时间和风雨的侵蚀,最终会有痛苦的忏悔。片中的林丁丁就是这样,她其实也一直为自己对刘峰的伤害忍受良心的谴责。人际交往要讲礼让、守规矩,在社会生活中要讲奉献、强自律,这是道德的积累,终会升华为崇高和伟岸。刘峰已经成为道德的灯塔。那些躲避善良、斤斤计较、亵渎道德的行为,终究会受到报应,这符合哲学的观点。

  善良在激励中光大。《芳华》在叙述故事情节推进中,始终在不露痕迹地塑造主人公高尚品德的坚持和光大。何小萍能够走进军营,成为一名文工团战士,除了她对美好生活的执着追求,坚持练习表演功力,重要的一步是刘峰暗中为她改动了档案,后来又有文工团分队长等人的呵护。也正是有了这种正义的激励,何小萍在受到一系列误解、冤屈中,始终坚定着对刘峰崇高人格的敬仰,坚定着对舞蹈艺术的执着。在炮火前线护理那位被炸得面目全非生命垂危的16岁小战士时,她对英雄的崇敬、对善良的坚守升华到了新的高度。影片结尾时的镜头,看似两位英雄模范孤苦凄凉,而让观众感受到的却是以他们为代表的善良者、奉献者、奋斗者、崇高者,如群山巍峨,如大海广阔。他们是社会的中流砥柱,是我们生活中最需要的人物。

  善良在挫折中坚定。很多观众为《芳华》中两位主角的遭遇打抱不平,也成为否定这部作品的理由之一。仅仅从文学的角度讲,故事情节是要靠矛盾来推进的。塑造正面形象,倘若没有暗淡与光明的对比,没有庸俗与高尚的反差,也就没有人物形象的鲜明和高大。过去文艺作品一度曾一味追求“高大上”,塑造出的正面人物的基础并不牢固。从《芳华》反映的时代背景看,人们处在社会变革的潮流之中,作品倾力塑造的榜样形象,自然也要在当时的环境中被呛水、烘烤、碰撞,经受考验,其道德、人格也在经历中逐渐完善、高大起来,从而实现作品的终极目标。至于对那个年代的剖析、展示是否准确、客观,不会所有观众的认知都完全一致,总体上我认为是积极向上的,弘扬了美好,歌颂了正义,符合主旋律作品的基本要求。

  好的作品总会激励人们奋发向上,与之相伴的文艺批评也不会众口一词,不能总是被“捧杀”或“棒杀”。从社会反响来看,《芳华》使人们重温共和国那一段不平凡的历史,让我们记住那些为人民幸福、为国家富强作出牺牲的人,从而不断升华道德修养,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潮中建功立业,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中国梦作出贡献,如此,《芳华》确实值得一看。

编辑:■高和平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