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钩沉
花花世界
□秦晓梅
发布日期:2022-06-08 06:11
来源:阳泉晚报

  人生当中,能够令我们“以心相许”的,并不仅仅是人。我们也会信赖、尊敬、热爱那些与自己相伴度日的物品,比如植物。无论家养的,还是野外的,与它们相遇,令我内心充盈着愉悦。平淡而寻常的时光,因此变得五彩斑斓。

1

  花花草草都有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情感密码,它们除了能感应节令,还会带着主人美好的意念,慰藉人的心田。

  麒麟梅花其实就是倔强坚贞、勇猛不失儒雅的虎刺梅,它不像杜鹃灿烂似锦,也不像水仙纯洁高雅,然而它却活得有棱有刺、像模像样。铁灰色的虬枝,坚硬的针刺,鲜红的小花绽放在绿叶间,风姿绰约。

  阳台上有两盆虎刺梅,是父亲留给我的。四季开花,干一点,水多点,都没事,特皮实。一朵朵红色的花,像一只只高高举起的小喇叭。我时常看着它们,在心里面产生一股股暖流和一些挥之不去的记忆,所有相逢都是恩泽一场,与人、与物。

  虎刺梅怜惜我每天晨光中对着它的碎碎念,日日咧嘴笑,笑得高洁美丽,笑得雅韵灿然。

  有人说,家里养刺梅不好。

  怎么个不好?有刺,口舌多,影响夫妻关系。

  那么,玫瑰呢?玫瑰也有刺,怎么表情达意要送玫瑰?

  文竹抽了很多枝条,老枝上不曾发觉开花,一天浇水,竟然发现有绿色的果实,一颗、两颗、三颗、四颗……不急不躁,任着性子,渐次成熟。不几日,渐成褐色,为绿色的文竹添彩,像痴守着一份不弃的誓言。

  天竺葵喜热怕冷,即便在温室里也不能挨着窗户。冬天,虽然也断断续续开,但总是有气无力,有一下没一下,娇滴滴,像个受气的媳妇。这几天气温回升,它疯狂地长,疯狂地开花。

  我总说它们长得披头散发,毫无章法。

  曾用好看的丝绸绳子捆绑,刚开始倒也听话,齐刷刷向上,有模有样。没几天,就又软下来。它们没骨头的样子,怎么扶绑?也曾想用铁丝拧一个圈,让其攀附,总归是想想而已,没有付诸行动。

  其实,我更喜欢那些自发、自然、自由生长的原生形态的草木,向来不大欣赏那种裁剪得太规整的东西,包括盆栽花木,尤其不忍心观赏那些被人为扭曲到奇形怪状的盆景,总是产生欣赏女人小脚的错觉。

  就让它随意生长吧。一低头的温柔就是一种风情。

  那么鲜嫩,那么沉静。草木本心,宛如清扬。

  报岁兰叶片颇似鸢尾花叶片,比之略厚,扁平如锋利的匕首,飘逸洒脱,色泽翠绿而光洁。春节前,叶鞘间悄悄钻出了如细铁丝般的小花枝,慢慢长长、长壮。在一个阳光暖暖的早晨,花枝上坠满了小圆豆似的花苞,接着,花苞像女子孕育生命的乳房,一天天饱满充盈,感知着时光的鼓点,绽开了紫红、黑紫的串串花朵,自然而轻盈地下垂。奇特的花姿,清秀可人。我忍不住轻轻用手触动花茎,花朵颤颤飘动,像一群翩翩起舞的少女,清雅文静,楚楚动人。又似枝头闹春的小蝶,或者神话故事里的仙女,长袖善舞,俏丽灵动。

  朋友说,兰花难养。私以为:人与花草,也是讲究缘分的。其实,在寒冷干燥的北方,养啥花都不容易,都得花些心思。报岁兰不受世俗纷争,在种植上也和很多花卉绿植不同。它比较挑剔,得用兰花专用的发酵树皮、树枝、苔藓,配合一些珍珠岩种植,不能用一点园土或其他常见土,种植的时候需浅浅种下,利于兰花扎根,最后用发酵树皮铺面,长期保持通风湿润,照散光或弱光。

  兰是天生治愈系的花,哪怕只有小小的一支也足以点亮整个空间,温暖心灵。俯身凑近花丛轻嗅,浅浅淡淡的香气独一无二,有一种水果的甜蜜,带着一点棉花糖的柔和暖香。深吸一口,仿佛跌入柔软的云朵中,流溢着温馨甜蜜,是一种幸福的味道。

  说起来,每天黏住我眼光的花花草草,朝霞夕阳,都是无用之物。无用之美,唯有爱了,才知道“无用才是人生的醍醐味”。

  居家有花可看的日子,也是多彩又灵动的。看花的时候总似多了一些安静,一些时光沉淀后的内敛和从容。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有一份对光阴和季节的钟情,让自己变得坚韧、宽容。

2

  杏花、桃花谢了,丁香谢了,樱花和海棠花也谢了,但绿意却更加蓬勃起来了。

  初夏,后院里那些贴覆在地表上的植被,渐渐复苏,长出芽孢,抽出嫩枝,孕育蓓蕾。那些弱小的花开出来之前,都先把自己成长为一坨坨新鲜的绿……绿叶子抽出来之后,那些细碎的、错落的、颜色各异的花朵渐次开放,一小片一小片的。远远地看,似无。走进来瞧,才能窥见那些花朵,孤单而又灿烂。

  它们的名字不会有人知道,它们没有家养的花出名,但我爱着它们。每每路过,会不由得停下脚步,蹲下身。

  苦荬菜、假还阳参、荠菜、车前草……它们簇拥生长,往往一团抱着一团,看起来十分具有向心力和凝聚力,一起向上。

  花草植物感知自然是有灵性的,最懂得拿捏生长的节奏。它们知道什么时候的风对后代的传播有利,知道怎样与身边的动物邻居们和谐共处,能够在恰逢时机的一刹那用不到一秒的时间使种子生根发芽。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如我,曾经很认真地盯着一个花骨朵,仍然无法看清它是如何“啪”的一下开放了。

  有时,我在阳光下看这些花朵,想若是有一场风来就好了,让花朵摇曳,像梦一样。

  看花的时候就是看花,什么也不去想。脑子里空空的,前情旧事却在心里波涛汹涌。低下头去轻轻亲吻光阴的稀碎与斑驳,梦也碎了一地。我小时候天真单纯,长大后也时常一脑子糨糊,可有些事情我记得非常清晰,这几天一直在脑海里翻腾,像是要吞噬了我一样。

  我们都需要努力挣扎,唯此才能度过一些令人难过的日子。但花开的日子还是需要鼓起勇气来赏花的。天空那么蓝,花朵开成粉红色,蓝色与粉色搭档,会是什么颜色呢?我觉得是紫色吧?紫色是深爱的一种。

  我在这些美好里,无数次沉沦,无数次沉醉。

  人间是明朗的,空气是干净的。我忽觉自己也是一样的了。不是吗?当百花开放时,我的心花亦盛开着。当那鲜活的绿蓬勃时,我的心亦蓬勃着。当万物都在相亲相爱时,我亦在深沉且热切地爱着。

  飞廉、小蓟、益母草……砖墙旁沟壑边,任何可以扎根生长的地方,随处可见,它们是最随意也最顽强的所在。

  一直爱这样的野花,胜过花圃公园人工栽培的那些,不为迎合别人的目光,还有比随心随性最安然美好的生长吗?不违背天性,不要整齐划一,不要多鲜艳雍容,旁逸斜出也没关系,七高八低也没关系,藤蔓和杂草的一再相扰也没关系。

  小小的它们,星星一般闪着,却是跌落尘世不可或缺的点缀。野外行走,这些随时出现的拦路精灵,带给你的只有欢喜与怜爱。

  儿时看花,也为好奇,也为好玩,随意揪下的一朵是放肆又直接的喜欢。不懂得“有一种爱是放手”的年纪,那些插在发间别在衣襟上的花朵,用不了多久就不知丢在了哪里,与转瞬即逝的童年一样,“零落成泥碾作尘”了。

  暗香还在,记忆还在,年年复生的草木还在,再次遇见的野花,都不是曾经的那朵了。

  渐渐懂得了“昨日之日不可留”,懂得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还是无比喜欢那些草花的人啊,又一场相逢,也只是静静看着,轻易不会再有伸出手去据为己有的念头。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我知道这样温美的诗句,纵使我念上千遍,有些人,也注定不会再归来。 那些花儿还在静静开着,从春到秋,到冬。

  松针,二月兰,豌豆花……

  松针。我以为它们一成不变,从冬到夏,从春到秋,永远保持固有的姿态与颜色,面对怎样的挫折、逆境,都是一种漠然的神情,不卑不亢,无喜无忧。却没有发现它们也在抽枝发芽,星星点点,细细碎碎,远看像一盏明灯呢。

  它们像一个大家庭,起初是团结在一起的,慢慢就会开枝散叶,自成一统。

  二月兰。二月兰又叫“诸葛菜”。

  发现它们纯属偶然,回家的路边铺着很多的二月兰,细细碎碎的浅藕色花朵如星星一样频频眨眼,远远看上去是一小团一小团的浅紫,凑近一看,是一朵又一朵的藕粉。

  眼前的花开在五月,却叫作“二月兰”,不知何故。但相比“诸葛菜”又好听些。能叫作“兰”的植物大多都是文静的,有点潜在的妖娆和诱惑,常人又看不出,需要在特定的情况下用特殊的心情去看。

  很欢喜能有这样一种平和的心境,可以和一朵朵叫作二月兰的花邂逅。——我在文字里写下它们的名字,也写下这一刻的心情,此时此刻,万物与我,终于有了同样的喜悦心。看着它们,学会珍惜,学会收藏。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与一朵花相比,功名利禄荣辱得失,心太满,近处的美好也会视而不见,放低自己,低到与一朵花平等的距离,不必刻意参禅,眼中有爱有慈悲,自会懂得,一花一叶就代表了全世界……

  与这些花儿一样,这一刻,我也真的开始微笑了。

  是了,花花世界,有花可赏,有人可念,人间值得。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6666015 6658168 投诉邮箱:yqswxb@126.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