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钩沉
所有的遇见,都是久别重逢
□王文尧
发布日期:2022-05-16 06:00
来源:阳泉晚报

  符号,盂邑大地上的标记。

  这是指尖新出版的一部散文集的书名。遇见这本书很偶然,读这本书的心绪,却仿佛打开了一坛窖藏老酒,将记忆深处的故乡土香,幽幽地散发出来,似有若无,遥遥淡远。久别重逢心底的、脑海的、尘封已久的、九霄云外的以及眼前的那些符号,原来都是故乡与生俱来的胎记。

  遥远的符号,是大贤村的李宾山,是唐朝开元年间李宾山里的大贤李长者李通玄。这位日食一个柏叶饼十颗枣的老人,独居深山,只为将《华严经》注释得更通俗易懂,更贴近人群,为苦难的人们提供点点滴滴的精神慰藉。年近百岁的老人融化在红面山里,从此幻化出这里的大贤村、拦掌村和李宾山,将这里的盂邑山水与古老的中国历史凝结在一起,成为不可磨灭的文化印记。指尖以这个符号开篇,叙述空灵跳脱,描绘高古蕴藉。古往今来,娓娓言之,如听慧者释疑,更似贤者说戏。将佛道高远缥缈之事,于家长里短中如清泉细流般道来,实在是高雅得厉害。

  还有破烂王身边那截古老的城墙,手中那枚肥子国刀币,以及扑朔迷离的仇犹国那口大钟,水神山月影里的柴花公主。遥远不?遥远得无边无际。古老不?古老得没着没落。读指尖的这些文章,你就会遇见这些中国历史文化符号。你在《左传》《史记》中见过,你在《韩非子》《战国策》里读过。如今,就像天南地北的游客走进阳泉北站广场遇见程婴救孤的青铜塑像一样亲切,久别重逢的感觉油然而生。在这里徜徉,你就会遇见藏山,就会遇见赵氏孤儿,就会遇见忠义文化。原来你所熟悉的电影电视剧中的人物,若隐若现,虚无缥缈,却在这里相聚甚欢,似久别的老友,重逢的热泪,此情此景可以尽情流淌。

  眼前的符号,是芝角的文笔尖,是芝山的白菜树,是紫柏龙神庙的集会。在指尖的笔下,你一旦遇见芝山,就一定会遇见和武全文命运极其相似的田嵩年,就一定会遇见在芝山写诗的田国俊,也一定会遇见晋阳书院山长王珻老先生。当年的《芝山雅集》,是芝角秀才们的曲水流觞,也是盂县秀才村的兰亭集序。如今的文峰塔下,是莘莘学子朝圣的吉地。遇见王珻,就是久别重逢一位古文大家。就如同端坐晋阳书院讲堂,聆听先生教诲,讴歌大好河山,向往走到盂的外面,脚踏实地,一飞冲天。

  村里的符号,一是庙,再是树,再是戏台。指尖的记录,几乎贯穿全书的一个耀眼符号,就是盂邑大地上的古树。藏山口的新老龙凤松,将世事之诡异,人生之无常,全部轻描淡写地隐藏在枯老的龙凤与新松细草之中。在生生不息的顽强生命里,咏叹命运的向阳、向上与向善,朝气蓬勃,焕然一新。还有那神奇的槐抱榆:槐是唐槐,榆是宋榆。“两树合体,这种生死相依的情意,无法分割的深情,说爱情、说亲情、说友情、说忠、说义,都再贴切不过。”槐,有望怀之意;榆,有知遇之恩。

  古树是神,奔跑的树木,没有一棵树站错地方。从指尖的发现中,我能感受到岁月变迁,世事沧桑。差不多每一个村都有一株年代久远的古木。村庄被毁坏了,可树木硬是生存下来。人即是树,树即是人。是树生庙,还是庙生树,也不好分清。“树是庙的心,庙是树的身”。盂邑有八百余株古木,分散在五百多个村庄,树种不同,形态各异,成为游子脑海中故乡的记忆,成为背井离乡者寻根的标识,也成了故土符号,成了根祖文化之神。古树的生存状态,往往也成为历史中的众生相。在指尖饱含深情的叙述中,人与树渐渐地分不清了。树大根深,枝繁叶茂,一望无穷。

  庙里,安放着家户的期盼与希冀。戏台,演绎着世间的悲欢离合。古树,见证着人们的喜怒哀乐。这三样,几乎就是中国古村落的标准符号。不管你流浪多远,游走多久,身在何方,只要你的心中还有这三件宝,家乡就永远不会倒,你就可以溯本追源,叶落归根。否则,人世飘零,哪有归途啊。

  指尖的笔触抚摸着盂邑大地,她的脚步走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从最西端的洪镇村,到最东边的雁子崖崔家庄。从最北面的大汖、骆驼道,到最南方的红涧沟。盂邑四端,在指尖绘制的画卷中,如在时空隧道里往来穿梭,让人应接不暇,恍惚中分不清今夕何夕、此地何地。古人未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那些“神的自留地”,虽然正在消失,后人也许以为就未曾存在过一样。但是,因了指尖的文字,那些古村落将不朽,将永存,并将一直温暖地美好下去。

  无论是洪镇集市街道上那一坨一坨冒着热气的牛粪,还是诸龙山瞭望塔上孤独寂寞的传承,坚守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种生活。是生计,更是希望。是渴望,更是回归。缓缓叙述,似乎明白了那一丝禅意,一许灵动与一世执着。生活,原本如此。是我们无意间的闯入,才看到一些真相。而我们的离开,也如同从未到来过一样,还原宁静自然,不要试图改变。

  指尖在书中说:“我们更喜欢用传说来定义事物的确凿性,而忽略事物本身存在的证据。”这在宛如小夜曲般舒缓、优雅、从容的美文中,确实是睿智的解读。对盂邑是这样,对更大的世界又何尝不是?符号,是标志,也是方向,更是走向远方的指引。如星斗般仰望的同时,将自己的思绪、记忆、向往与情感注入其中,腾跃,飞翔。

  认识这些符号,远行不至于迷失方向。记住这些符号,人生不至于无家可归。

  阅读美好的文字是愉悦的,优雅地记录的生活留给人的记忆是长远的。指尖的《符号》,就是这样的。也许不知哪一天,你也会遇见那个有情怀、有担当、有眼光的破烂王,一杯热酒下肚,是不是也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还有那一株古树,那一个古庙,那一座老态龙钟的古村落,是不是像指尖笔下的符号一样,让你眼热心跳?

  是的,所有的遇见,都是久别重逢。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6666015 6658168 投诉邮箱:yqswxb@126.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