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钩沉
赵秉文与义井镇
□郝秦峰
发布日期:2022-02-22 06:00
来源:阳泉晚报

  明代弘治七年(1494年)初秋,阴雨连绵几日后天终于放晴。平定州西面的黑砂岭古驿道上又是一番车水马龙的景象。那几天正是义井镇的庙会,十里八乡的人们纷纷赶来。有一位致仕的官员前几天就到了,住在吕姓好友家里。彼时正在宁静的小院中品茗,门外忽然传来好友的呼喊声。官员一惊,忙起身查看,吕氏进门后气喘吁吁地说,这几天的降雨使义井河河水暴涨。第二天天一早,人们在河畔发现了一块古老的石碑,可能是被河水冲刷而出。碑文好像与村子的得名有关,故而引来了不少村民围观、议论。官员听罢,让好友在前面引领,也要赶到河边看个究竟。这才引出了一段前贤赵秉文与义井镇的尘封往事。

  碑刻显隐纪事

  这位致仕的官员就是耿裕(1430-1496年),字好问,平定人。其父耿九畴亦为进士,曾任刑部尚书。耿裕景泰五年(1454年)中进士,后任礼部尚书、吏部尚书等职,为官清廉,以德行著称于世。二人来到河岸,分开人群,仔细辨认石碑上的文字。原来这是一块元代初年的碑刻,立碑人是平定等州总管府都元帅聂珪。碑的内容为铭记金代平定州刺史赵秉文(1159-1232年)功德,并记述了义井村名的来由。由于此碑具有很高的历史研究价值,于是耿裕提议复刻一碑,将古碑铭文照录,并说明发现此碑的经过,使后人不再误解村名的来历。

  可惜的是,经过五百多年的沧桑岁月,元代古碑以及明代弘治年间复刻的石碑如今都已不知所终。关于义井村的得名后人又是众说纷纭。据阳泉市义井镇漾泉文化研究会《漾泉》期刊总第6期——“义井村专辑”中《话说义井村》一文介绍,至少有三种说法。一说汉时刘秀兵败,被王郎追杀,途经此地时人困马乏,饥渴难忍,心想“天灭我也”。正当此时,地上显现一口水井,清泉从井口溢出,兵将争相痛饮。刘秀大喜,“天地自然也知礼仪,溢井之水救吾不亡,真乃义井也。”村庄因此得名。一说本地农民以种植水浇地谋生,由于几家共用一井,称“公井”,年长日久在用水上难免发生矛盾,为和气相处,倡导义礼为先,故将“公井”改为“义井”。还有说因为本地早先已有三义庙,庙内神灵佑民平安,再联系当地井多的特点,故而合称为“义井”。1990年,村域内的城区车辆厂出土的一块北宋政和六年(1116年)墓志铭上刻有“乂井村住人”字样,说明村子在北宋时名为“乂井”。“乂”有安全、平安之意,“井”有人口聚集的地方之意。综合考虑,村名来源最合适的解释是“太平安定,人口聚集的地方”。而元代中书左丞吕思诚在至正十三年(1353年)所书《吕氏家茔表》中称“吕氏徙居平定州之义井里盖数世矣”。可见,村名在此期间用字有过变更,即“乂”改为了“义”。今日之义井、义东沟原为一个村,清代因人口日繁分为两村。乾隆版《平定州志》上义井镇、义东沟均为平定州升中乡义羊都所属。

  在石碑失落的情况下这段历史又是如何为后人得知呢?原来幸好明代弘治古碑有拓片留存,为平定县王家庄一村民收藏。平定收藏家黄先生曾在王家庄见到拓片,征得主人同意后将碑文进行了抄录。等到再次前去时,碑拓已被一位晋中人士收购走了,真是遗憾!不过幸好有抄件留存。2008年,《义东沟村志》开始编纂。采编人员不辞劳苦,不避寒暑,不厌其烦,不畏艰难,为村志的编纂提供了大量可贵的历史资料,为编纂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义井村石碑记》抄件是其中一项珍贵的资料。主编张清十分重视,在请教师友、查阅书籍后撰写了《义井村石碑记试析》等文章,并收录在新编村志中。2011年7月《义东沟村志》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笔者在写作这篇稿件的过程中联系到了碑文抄件主人黄先生,他说当时借出抄件后还曾陪同到王家庄考察,碑文字迹还比较清晰。

  碑文照录试译

  碑文照录(标点有调整):

  义井村石碑记

  商横敦牂,林钟无湉。霆之不出,民之糶糶。周臣持珽,晅跣乂旬,蹈祷秧凼。溪蛊酽咸,苍赍民敕,乂周存然。昭阳越竹,臣之将行。陇西之才,网经合众。围乂捋甸,周臣兆照。中立取义,吾村盖然。廷器拥州为庥。弘治七年,裕公好问村之乐而至,遇雨不殆。越日,吕氏呼公,言河出铭,公惊。老祖不晓,素以“溢”取“义”而为之,实乃土人之俗误人矣。今依廷器公之铭而林列,诏然不误村之名也。

  大明弘治七年岁次辛卯坤月吉旦义井仝村人立

  石碑阴面刻“义乂村石碑记”“聚德堂草”字样。

  由于张清先生已经对碑文进行过注释、翻译、解析,因此对笔者理解碑文很有助益。在此基础上,经过反复阅读,觉得其中部分文字还存在疑问。例如,“晅跣”疑为“袒跣”,“乂旬”疑为“乂甸”,“溪蛊”疑为“溪盎”,“民敕”疑为“民赦”,“网经”疑为“纲纪”,“捋甸”疑为“埓甸”,“诏然”疑为“昭然”。这或许是书写、刊刻的原因,也可能是碑刻磨损,拓片字迹不清而导致抄写为别字。由于现在难以找到拓片进行对照辨认,姑且以笔者的揣度对碑文进行试译如下,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庚午年农历六月,久旱无雨,空闻雷声。正逢青黄不接,百姓生活难以为继。平定州刺史周臣赵公率领民众在乂井村的田野里举行祈雨仪式,手捧玉笏,脱袜赤足,十分虔诚。赵公明察百姓疾苦,给以及时赈济,乂井周边的百姓存活下来者甚多。元代两位皇后临朝称制时期,臣(聂珪)到平定等州任职时了解到了赵公的贤能。他的勤勉治理使百姓安居乐业,乂井周围的村民都感念其遗爱。当年适逢王中立先生莅临,他提议将村名中的“乂”字改为“义”,以纪念赵公的义行,得到本村百姓的一致赞同。廷器聂公来任职时以碑铭记录了赵公的恩泽。

  弘治七年耿好问公赶庙会来到村里,遇连阴雨。几日后,吕姓友人呼喊着来告知,河畔发现了碑铭,耿公颇为惊异。经过查看,原来是老辈人不了解原委,一直认为义井的得名是由“溢”演化为“义”而来。俗传实在是误人啊。现在依照聂公留下的铭文而刻石,使人们明白村名的来由,不再产生误解。

  大明弘治七年岁次辛卯十月吉日义井村人共同立碑

  碑记浅析感悟

  此碑记虽然字数不多,但因年代久远,又包含部分铭文,且有存疑的文字,因此虽有张清先生解析参考,还是觉得要完全弄清楚并不容易。几点浅析愿作引玉之砖。

  笔者觉得碑记约分为两部分,从开头至“廷器拥州为庥”为第一部分。其中直接引用了廷器公的铭文,但后两句看起来略有改动。“商横敦牂”为古代一种以干支纪年的方法,表示庚午年。查中国历代纪元表可知,赵秉文(字周臣)到平定州任刺史的金代大安二年(1210年)正是庚午年。“林钟”为农历六月的别称。《金史·卫绍王本纪》记载当年六月发生了严重旱灾,皇帝甚至下了罪己诏。《金史·赵秉文传》也记载当年发生了饥荒,秉文“出禄粟倡豪民以赈,全活者甚众”。碑记生动地描述了赵公带领百姓祈雨的场景。元代揭傒斯《重修崔府君庙记》中也有承务郎同平定州事保保带领民众祈雨的记载。

  聂珪(1197-1252年),金元间冀宁寿阳人,字廷玉。金末辟为委差官,后率众降蒙古,授招抚副使。击败武仙,以功授平定等州总管都元帅。为政缓急轻重,悉有条理。喜宾客,与元好问等友善。《新元史》有传。平定古州六贤之一的李治为其撰写了神道碑铭(并序)。聂珪在平定等州任职约十六年(1235-1251年),其间,有乃马真后、海迷失后两位皇后执政共计八年。乾隆版《平定州志》记载聂珪字廷器,不知何故,本碑记与此相同。

  元好问《中州集·异人》中有“拟栩先生王中立”小传。中立字汤臣,岢岚人。博学强记,问无不知。闲闲赵公知平定,先生往谒之,与之诗云:寄语闲闲傲浪仙,妄将诗酒污天全。黄尘遮断来时路,不到蓬山五百年。因言:“唐世士大夫五百人,皆仙人谪降,中有为世味所著,迷而不返者,如公与我皆是也。”

  另外,碑记落款中“弘治”不知为何写做了“宏治”,而与正文中的写法出现了差异。弘治七年干支应为甲寅,不知为何写做了“辛卯”,最令人费解。

  张清先生在《义井村石碑记试析》文末写道,碑记再现,使重大事得以明世。充分说明,纸笔千年会说话。笔者也想到,从元代制作铭文刻碑的聂珪总帅到明代倡导复刻纪事之耿裕尚书,从当年的拓碑人到抄录拓片的黄先生,再到编纂村志、撰写文章的张清先生,一代代古州人承前启后,传承历史文化,成就了“文献名邦”的美誉。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6666015 6658168 投诉邮箱:yqswxb@126.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