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钩沉
平定进士群体的社会贡献(下)
陶之义
发布日期:2018-09-10 07:55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著书立说 泽被后世 

    平定进士群体在经历了苦读求仕、仕途坎坷和人生无常,不少人在任时或者激流勇退之后,或著书立说编史修志,或设馆兴学教书育人,或相邀唱和吟诗作赋,或受托撰写传记铭文,其聪明才智继续发挥,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文化财富。现在仅仅能收集到的有40多名进士的100多种书籍、作品,而实际人数和作品数量肯定会超过这个数字。

    吕宗礼:《沾山集》

    潘仲伦:《兴国院记》

    王无咎:《泰山小隐图》

    吕思诚:《两汉通记》《正典举要》《岭南集》《介轩集》《五渡河水磨》《重修丰济王庙记》《重修灵瞻王庙碑》《土风记》《重修昭济圣母祠记》《洞云歌》《松峰书院记》《桂林八景》以及总裁宋、辽、金三史

    耿九畴:《西秦奏稿》

    耿裕:《耿裕集》

    白思明:《西轩集》《重修上城记》

    杨杰:参编《明宪宗实录》《大明会典》   郝天成:《济川桥记》

    孙杰:《平定八景诗》

    白镒: 《过杜子祠》《西安大雁塔题名碑》《横渠书院》《鹅池记事》《游崆峒》《资福寺重修后殿记》《孙氏石洞肖像记》

    李愈:《蒲石山房诗文集》《金陵集》《建义勇武安王庙状》《怀潭记》《赠杨远林高逸》《赠胡爱山》《薄暮望定轩不至》《六言绝句》《奇峰山》

    李念:《游药岭》《松豀文稿》《越中吟》《松豀乐府》《古律诗类稿》《重修鹊山庙石记》《重修平定州城记》《嘉山黑水神庙祷雨碑文》《打麦词》《养蚕词》《暮春游涌泉亭》《山居二首》

    郭紘:《石瓮山人诗卷》《重修城隍庙记》《三义庙碑》《涌泉亭晋公子庙碑》《清凉寺修造记》《凌霄花赋》《云潭李先生墓碑》《首夏游冠山远望》《石楼待月》《首夏冠山远望》《柏井驿习射》《重修城隍庙记》

    杨思忠:《重修平定州学记》

    李空凡:《五岳庙记》

    朱绘: 《玉屏山》《游娘子关》《游药岭寺》《游涌泉亭》《凭虚阁记》《瀑布泉饮》《涌泉亭值雨》《忆州中名胜》《李念墓志铭》

    甄敬:《重修人祖庙碑记》《诗记序》《出塞曲》《登麦积山》《阻水山行》《登麦积山遇雪》《过大河驿》《中丞陈文冈招饮北湖二律》《丰国荒田溯望喜贾县尹招垦》《利津行署双栢二首》《大清河公署新成》《公署即雨拟泛海未遂》

    延论:《平定州志》《重修天宁寺大悲阁记》

    张三谟:《奏疏草》《高比斋集》《药岭寺》《游狮子山》《却和》《工部郎中庆门赵公墓表》

    李玉书:《林下草》《中州咏》《汾署诸稿》

    赵日爌:《学宫寄慨》

    王凝:参编《陕西通志》

    甄汝翼:《石岚生风》《九曲流杯》《南天积雪》以及诗词题刻

    甄芮:《鑑臣录九卷》《东瀛纪略》《见南诗集》《待泽碑》《重修嘉山祠碑》《读学茆通辩》《读晋墨卷及诗稿》《惜飞花》

    窦瑸:《挽应五刘先生》《升平人瑞地行仙》

    张佩芳:参编《平定州志》《晋公子申生祠辨》《平定志考误》《社仓考》《翰苑集注》《希音堂集》《榆关考》《歙县志》《黄山志》《公余杂谈》《春秋世系》

    刘树坊:参编《平定州志》《平定州修城记》

    王遵典:《光正楼诗抄》

    黄翼堂:《四书捷讲》《吟舫文集》《诗集》《希崇集》《希汜集》《人禽辨》《金台试帖大题》《制艺》《课幼文》

    黄步堂:《黄氏家谱》

    刘鸣鹤:《荆花梦录》《重修苍岩圣母祠记》

    蔡子璧:《格言记录》《伴农书屋杂记》

    窦士达:《闲吟偶存》《守拙诗抄》

    陈士枚:《闲吟偶存》《守拙诗抄》《勿斋自订年谱》

    张观藜:《鹅峪栖云阁序》

    李鸣凤:《莫如劝斋吟草》《听泉山寨吟草》《清荫轩吟草》《借园全集》

    王瑞星:《艾川文集》

    李谷人:书法《辛巳临闲邪帖》《戏鱼堂帖跋》

    张西圆:《拜观兆勖诗题》题刻

    黄汝香:《碧山环房诗集》《重修东浮山娲皇庙碑记》

    张九章:《双冷斋文集》《黔江县志》《华离说》《小南海游记》《武陵山记》《墨香书院藏书记》《河堤记》《范贤传》《屏山县志续志》

    白象贤:《拜观兆勖诗题》题刻

    蔡侗:《平定金石考》《石舟年谱笺注》

    孙晋祺:译著《地质学》《地质概论》及《英语会话》

    这些平定进士的部分著述,按传统文献分类中的经、史、子、集中都有;按现代学科分类,其内容则广泛涉及政治、历史、经济、教育、军事、文学、书法等各个方面。政治以杨杰最具有代表性,参与编撰《明宪宗实录》《大明会典》。历史以吕思诚最具代表性,总裁宋、辽、金三史,在史学界具有重要地位。另外,延论、张佩芳、刘树坊、蔡侗等参与编修了不同版本的《平定州志》,为平定留下了许多珍贵资料。诗歌以甄敬最具代表性,其20多首诗词被收录在所任职地方的志书里。其诗既有对名胜古迹的即兴吟诗赋辞,也有对当时社会的触景生情。从诗歌中既能看到东海的帆樯、海浪、渔笛、盐蕊;还能看到西域的荒凉、大漠、征战、思乡。既能感到政治家的豪迈,又能感到诗人的细腻。李谷人的书法作品至今仍在收藏市场流通。

    忠孝两全 回报乡梓

    自古人说忠孝难两全,但是平定的进士在尽忠于朝廷的同时,尽孝于家庭,造福于乡梓,为后人树立了榜样。

    明代嘉靖十一年壬辰科进士唐宽,官至布政使,但至孝至慈。乾隆版《平定州志》记载唐宽:“历山东布政使,入为太仆寺卿,寻上书乞归。复进应天府府尹,遂决策归。归二年卒。宽性孝友,事父倍极色养,居继母丧哀毁骨立,墓祭,虽大寒暑徒步往哭。抚弟侄厮婢无闲言。寇方伯阳志其墓云:平易中自不能及。”

    明代嘉靖十七年戊戌科进士甄成徳,将父母带在做官之地陕西奉养,结果发生了地震,甄成徳为了父母的安全宁愿辞官。雍正版《山西通志》记载甄成徳:“出补陕西副使,奉亲养于官,值地大震,泣然曰:区区禄养,脱有不幸,何以自赎。屡疏乞归。”

    清代同治四年乙丑科进士王瑞星,光绪版《山西通志》记载王瑞星:“父殁后成进士,每当公车北上,向母含涕而别,与诸弟友爱备至。”

    光绪版《平定州志》八卷记载:“刘鸣鹤,嘉庆辛未进士,性孝友,少孤,继伯父。后父殁,事两母皆曲尽心力。兄鸣凤,庠廪生,弟鸣鸾壬子科举人,皆早殁。遗孤二人华棨、增棨皆幼弱,公教养成立,华棨中辛酉经魁。其感怀诗有:‘廿载三回伤罔极,八年两次哭同根’之句。任太原潞安府教授,又主讲冠山书院。”

    光绪版《平定州志》八卷记载:“李光万,乾隆丙戌科进士,任陆丰知县。天性诚笃,学问深邃,曾任长子教谕,主讲冠山书院。”

    平定进士中一些人告老还乡后,设馆兴学,教书育人。乾隆版《平定州志》记载白镒:“谢政归,闭户读书,老而不倦。曰:舍此无以为乐。日与郡诸生讲学课文,一时英才多出门下。”

    士风引领 民风尚文

    平定在历史上的风俗,在《山西通志》中就有“好尚文学”的记载。一个地方的社会风气,取决于多种因素,但是士风与民风相表里。士风之淳正,很大程度决定着该地文运之隆替,人才之高下。明清时期平定士风淳茂,人才日兴,崇文尚学,与这100多名进士群体的社会影响不无关系。

    首先,平定进士以其显赫的功名对平定的社会文化的普及和提高起着引领和推动作用。按明制,各地官府都要为当地的科举中式者举行“宾兴”之礼。新科进士归来,要为其举行“宴席、礼币、彩乐、导归”等庆典活动,有的还要在县城建立牌坊以炫耀其功名,据《平定州志》记载,到民国初年,平定已建起“进士牌坊”36座,再加上更多的举人坊、职官坊,各种庆典活动和一座座矗立在县城街道的牌坊以及“旗杆院”,有力地向社会宣示着进士的功名与荣耀,并与由此带来的权位利禄和官爵威仪,共同成为引领和推动平定形成习文应试之风和文化教育发展的最为强劲的动力。

    其次,不少平定进士在任时创修书院,登台授课,卸任回到平定,还以传道授业、培养人才为己任,以普及儒学、宣传礼教为要务,或者登坛讲授,或者设馆招徒。将自己的学习心得、为官之道传授给下一代学子。不仅本县弟子,就是周边学子也慕名而来。平定进士不仅主讲冠山书院、槐荫书院,有的还主讲太原的晋阳书院、太谷的凤山书院、汾阳的汾阳书院、临汾的平阳书院、长治的上党书院等,真可谓桃李满天下。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进士吕思诚家族,在冠山建起“冠山精舍”,并且培养出了多位进士,后演变为冠山书院,成为平定科举文化的发源地。

    如今,黑砂岭上的“文献名邦”牌坊已不复存在,平定县城的进士坊也已随风而去,但是平定在封建社会涌现出的100多位进士群体,他们对社会历史的功绩,对平定文化的深远影响,是平定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平定人文精神的基础所在。我们要研究、挖掘、继承这份历史遗产,把平定的优秀传统文化发扬光大。

编辑:陶之义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