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晚报
谁也想不到,在后底沟便民市场,靠卖麻辣烫为生的“蛋饼”曾经为恶一方
潜逃19年的嫌犯在我市被抓
发布日期:2018-04-17 08:07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位于开发区后底沟社区的便民市场里,有一家很不起眼的麻辣烫小摊。摊主是一对操着外地口音的夫妻。男摊主沉默寡言,甚至有些孤僻,平时也不常与人打交道。虽在此地摆摊多年,但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因最早是卖鸡蛋灌饼的,所以认识他的人都叫他“蛋饼”。

  可谁曾想,就是这样一个不善言辞、“老实巴交”的小贩,却是一名为恶一方、劣迹累累并潜逃达19年之久的逃犯。

  过去的19年,“蛋饼”都活在恐惧和忧虑中。他辗转多个省市,不敢跟别人深交,害怕别人了解自己。他改名换姓后靠着做小生意维生,不敢踏足自己的家乡,甚至连母亲去世都不曾回去看一眼。

  4月8日,19年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的“蛋饼”被开发区公安分局民警抓获。见到身着制服的警察,“蛋饼”忽然有种轻松的感觉:“终于不用再被噩梦纠缠了。”

  20年前,他曾是打家劫舍的“恶霸”

  “蛋饼”原名孙某勤,今年53岁。他中等身材、脸型方正、皮肤偏黑、头发花白,看起来要比同龄人更苍老。孙某勤的户籍所在地是安徽省阜阳市颖东区。20多年前,他曾是该区老庙镇赵庄村的一村之长。可这个“村长”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安徽省利辛县“12·22”系列抢劫案的案犯之一。

  1996年到1999年间,因赌博欠下巨债的孙某勤伙同毕某车、李某于等20余人,在安徽省利辛县及周边地区实施了一系列抢劫犯罪活动。作案期间,这个恶势力团伙常携带火药枪、刀等凶器,不仅蒙面入室抢劫20余起,还实施了持枪抢劫大巴车、强奸等犯罪活动,累计犯案30多起,一度在当地造成恐慌。许多人甚至不敢出门,更不敢乘坐大巴。

  1999年,当地警方破获“12·22”系列抢劫案,抓获其中一部分犯罪嫌疑人,而作为案犯之一的孙某勤却畏罪潜逃了。从此,孙某勤开始了他的逃亡生涯。

  虽然穷尽了各种可用的侦查手段,但受限于当时的各种条件,警方遍寻各地却始终无果,孙某勤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19年间,警方从未放弃对孙某勤的追捕,并将他列为重点逃犯进行攻坚。终于,安徽警方于去年从一个被捕同伙口中得知了孙某勤可能在山西的线索。警方立即通过外协平台与我市警方取得联系,希望获取有价值的线索。

  潜逃后,他隐姓埋名靠摆摊度日

  眼下,我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如火如荼地开展。孙某勤被我市警方列为重点攻坚对象。接手这一线索的是开发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民警李凡凡。从警多年、抓捕过许多逃犯的李凡凡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安徽警方提供的犯罪嫌疑人相关资料中,只有一个名字,连照片也没有。

  “当年孙某勤在潜逃时,将自己的户口本、身份证等证件全部销毁,并且毁掉了自己所有的照片,安徽警方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这给我们的追捕造成了很大的难度。”李凡凡说。但李凡凡没有因此气馁,他向安徽警方了解了孙某勤家属的相关信息,通过细致的摸排,发现他的妻子在阳泉的生活轨迹。经过一个星期的摸排比对,所有线索都集中到了一个人身上——在后底沟卖麻辣烫的“蛋饼”。

  原来,潜逃后的孙某勤一路向北,改名换姓辗转多地,后来到阳泉。他凭着自己会点厨艺,在开发区后底沟附近卖起了鸡蛋灌饼,起早贪黑,十分辛苦。渐渐稳定下来以后,孙某勤想尽办法安排老家的妻子来到阳泉,夫妻俩算是在我市“定居”了。

  孙某勤和妻子蜗居在后底沟附近的一间排房里,位置十分隐蔽。屋子又黑又脏,只有10余平方米,里面除了一些必需的生活用品,几乎没有什么家具。摆摊的时候,孙某勤挨过打、受过欺负,可他总是选择忍气吞声。

  孙某勤说,比起身体的痛苦,他内心的恐惧更甚。他害怕见到警察,每次看到穿警服的人,他都会不自觉地想躲起来,半夜听到警车的声音也会从睡梦中惊醒。他的两个儿子都已在老家成家立业,可孙某勤却未曾回去看望过他们。他与故乡的亲人和朋友都断了联系,就怕警察找到自己。

  被捕后,他长舒一口气说了声“谢谢”

  正义可能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尽管孙某勤费尽心机潜逃,还是逃不过法网。

  抓捕当天,李凡凡与另一名派出所警员以调查外来人口情况为由,找到正在家里穿串儿的“蛋饼”。对于警察的来访,“蛋饼”很警惕。当李凡凡让其出示其身份证、暂住证等证件时,孙某勤显得很紧张,眼神闪烁、言语结巴,并借口出去修东西欲趁机逃跑。李凡凡当机立断,在孙某勤的家门口将其擒获。

  孙某勤交代,落网之前,他也动过自首的念头,但出于侥幸心理,还是选择了继续苟且偷生。被捕后,孙某勤对着李凡凡说:“谢谢,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

  据孙某勤交待,潜逃后,他曾偷偷回过两次老家。由于没有身份证,他不能坐火车,也不敢去长途汽车站买票,每次都是在半路上车。第一次回去的时候,他的母亲还在世,孙某勤趁着天黑回去看了母亲一眼,天还没亮就又匆匆离开。那次分别之后,他连母亲的葬礼也没有参加,直到母亲去世三年后,他才偷偷回去给老人上坟。

  在被押送去往看守所的路上,孙某勤一直看着窗外。他告诉李凡凡,虽然自己在阳泉生活多年,可他连“南外环”在哪里都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他从来不敢去后底沟以外的地方。

  孙某勤在家中收养了一只流浪狗。孙某勤说,这只流浪狗没有家,很可怜,所以自己才收留它。“也许他是在这只流浪狗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李凡凡说。

  在得知多年追捕未果的逃犯被我市警方抓获后,安徽警方立即进行对接,并于4月11日将孙某勤带回安徽。面对即将接受的法律制裁,孙某勤显得很平静。他说:“不管最后是什么结果,都是我应得的。希望还有机会可以洗心革面,重新做一个好人。”   (郑晓丹)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