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全媒专题
【漾泉·人文地理】张穆诗文中的若干地名
发布日期:2018-04-17 11:22
来源:阳泉日报市场微信公众号
分享到:

 

  张穆大半生时间寓居北京。他钟情学问,埋头著述,下笔注重句不虚发,字有渊源。现就其诗文中的若干地名加以探讨,关注历史与地理学问也是张穆一生之所好。

  张穆诗文所涉地名大部分在北京。如《镜镜詅痴题词》中的“银湾”,指上斜街。《与印林书》中的“报国寺”,在北京西城广宁门大街西北。《使黔草序》中的“门楼胡同”与“西砖胡同”同在北京广安门内大街南侧。“西砖胡同”为何家本宅,何绍基称其“西砖老屋”。《送陈颂南给事还晋江》诗注中的“太原会馆”,在北京宣武门外储库营胡同东口路北。《龙树院》诗中的“龙树院”通称“龙树寺”,俗名“龙爪槐”,在北京陶然亭西北。《有强以杨忠愍〈雁迹〉属题者,为举旧闻告之》诗中的“谏草亭”或称“八角亭”,位于北京宣武门外的达智胡同12号。后人修为禅院,庙号松筠庵,是明代杨继盛北京时的居所。《淳甫五兄招读直园赋赠》诗中的“直园”,指翰林直园,是皇帝恩赐少数近臣所居侍直之所,或称“直庐”,陈恩泽称其“官廨也,蘧庐也”。当年的“直园”在圆明园苑东戚畹旧园。

  张穆身居北京,心系乡园,晚年向往归耕,在其诗文中涉及不少三晋与故乡的地名,甚至古地名。为便于理解,让我们由远及近,分别将其诗文中出现的阳和、乐平、猎聚、靖阳亭、岭西、上城、天门山、阳泉山庄等逐一解释。

  《先大父泗州公事辑》:“五世祖,敩,明阳和司训导。”“五世祖”又名“天祖”,高祖父之父,晚辈自称“来孙”。关于“阳和”,《明史·杨巍传》:“迁参议,分守宣府。寇入北,偕副将马芳击斩其部长,赉银币。寻为阳和副使。”阳和,今阳高县。辽为长青,金更名白登。明建阳和卫,雍正时改阳高卫为阳高县。在大同之东百余里。

  张穆《文集》未收而载入《昔阳县志》的张穆“绝笔”有《宋松泉公墓志铭》,作于1848年10月。《宋松泉公墓志铭》开首云:“君讳从贞,字起元,别署松泉。平定州乐平乡人也。”“乐平”本为汉代沾县,属上党郡。晋于此设乐平郡,沾县属乐平,又别置乐平县。历史上屡有废置。隋开皇十六年,乐平属辽州,大业二年,属并州,武德二年,属受州(受州城旧名赛鱼城)。宋废,元代复置,清并入平定州,称“乐平乡”。乐平故城即汉代沾县县城,在今县城之西三十里。1914年,乐平改名“昔阳”,因春秋时期即有昔阳城。《元和郡县志》:“昔阳故城,一名夕阳城。在县东五十里。”

  《百字令·自题〈烟雨归耕图〉》:“猎聚田芜,靖阳亭古,耕作吾家事。”“猎聚”,“馀聚”之简称。颜之推《颜氏家训》称“猎闾”。《颜氏家训·勉学》云:“我尝从齐主幸并州,自井陉关入上艾县,东数十里有猎闾村。”当时上艾县治在新城,其东二十里今有立壁村,“猎”“立”皆为入声“锡”韵,“闾”是否演变为“垒”,“垒”再演化为“壁”,尚有可能。郑板桥对联有“立壁千仞,无欲则刚”句,恰合此意。“立壁”村名显得更富有深意。

  “靖阳亭”应指苇泽关,即今日的娘子关。“亭”设置在水陆交通要道处,直接统属于县。亭的基本职能是“司奸盗”维持治安、供官吏与行旅者食宿、告警(主要执行边亭任务)、邮传,其规模大于邮站。张穆自号“靖阳亭长”,何秋涛《题张丈石洲〈烟雨归耕图〉》有“忽然示我《烟雨图》,靖阳亭古归思急”,曾国藩《题张石州〈烟雨归耕图〉》亦有“靖阳老翁饥不死,四十年来噉书史”,其皆指称张穆的晚号。

  “靖阳亭”位于何处?《平定州志·杂志》:“靖阳亭在州北十里桃河之北。《水经注》称,靖阳亭,故关城也。今废。”容易使人误解为:靖阳亭处于州北桃河北岸,大致可指“平潭古城”或乱流村。这样理解是缺乏根据的。平潭古城在州西二十里,是“古城”而非“故城”,乱流村在州东北十六里,是“村”更非“故城”。莫非是指“旧关”吗?旧关原名井陉故关,明嘉靖二十四年改“故关”为“固关”,但它在桃河之南而不在桃河之“北”。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卷十:“斯洨水,首受太白渠,太白渠首受绵蔓水,上承桃水。水出乐平郡之上艾县,东流,世谓之桃水。东经靖阳亭南,故关城也。及北流至井陉关下,注泽发水。”上述三地都不具备“故关城”与“及北流,经井陉关下,注泽发水”这些条件。唐《元和郡县志》云,广阳县有井陉故关、盘石故关、苇泽故关三个“故关”,但符合“城”又符合《水经注》所述条件的,只有“苇泽故关”一个。

  值得注意的是,“苇泽故关”在广阳县东北八十里,说明《平定州志》所记“州北十里”漏缺“八”字,将“八十里”误记为“十里”。在此以前,永乐《太原府志》也将“靖阳亭”的位置记为一笔糊涂账,其卷五云:“靖阳亭在州(平定)北八里。《水经注》云,桃河过其下。”一些学者便以此怀疑当年的“靖阳亭”在古代的“安鹿交村”,即后来距离州城十六里的乱流村。

  《先大父泗州公事辑》引《希音堂集·张氏族谱序》:“余家相传明洪武初迁自洪洞,今居庙沟及岭西者皆是,而世系无考。余七世祖万历间为大同广聚仓大使,始显。大使公一子,为阳和司训导。生四子:长居白杨树,次居上城,三居桃坡,是为高祖,四无后。”文中的“七世祖”又名“太祖”,即“天祖”之祖父,晚辈自称“仍孙”。“白杨树”即今白羊墅,古称“白杨”。“桃坡”“庙沟”至今仍沿用此名,桃坡古称“驮坡”,庙沟古称“乜沟”,这些是《汉唐碑》中所列陶土的原料产地。《张氏族谱序》中的“岭西”,指平定州西南的七里岭以西。平定州西南四十里的七里岭,因其高达七里而得名,是南川河之源。岭西有许多村落,《平定州志》记有岭西“郭村都”九村,“广阳都”十三村,大的村镇有松塔、落磨寺。1952年,岭西诸村由平定划归寿阳县管辖。

  关于“上城”。平定城关分别由上城、下城、东关、西关、南关等组成。《平定城史话》:“上城位于平定城西南角,城内最高处。原为一大土阜,居高临下。历史上,从下城十字街沿阳坂坡而上,进入天衢阁,是一个半圆形的小小月城,再进榆关门就是从东到西的一条大街。街北是州署和各办事机构、学院行署、关帝庙、李家大院、李家祠堂,街南有常平仓和大云阁等。”

  《补庵公行述》:“岁庚寅,瀛暹以尪羸善病,养疴天门山之玉皇观。”《静涛张君哀词》亦云:“小山长穆八岁,岁庚寅,同读书城西天门山。”天门山,即平定城西北五里的黑砂岭,以山巅称为“南天门”而得名。南天门原名凭虚阁,俗称“头道寺”。在南天门往北下山不远处,原有一座古刹,名胜水寺,又名玉皇观,俗称“二道寺”。张穆曾在此读书,庙前石路旁曾立有一块石碑,碑上刻有“张石州先生读书处”。

  改革开放以来,人们对于历史文化的学习与理解不断深入,对于“阳泉村”与“阳泉山庄”一般都能区别开来。金赵怀允《重修灵瞻王庙碑》始见“阳泉里”这一村名,元代王构的《获观遗山轶诗跋》亦有“至元甲午,余过阳泉”的记述,正面描述阳泉景致的是诗人元好问的《宿阳泉栖云道院》诗。诗中的“阳泉”指“大阳泉”,在平定州西十五里。“阳泉山庄”原名“栖云道院”,后更名为“白氏山庄”。乾隆三十八年,张佩芳“购屋于大阳泉”,三十九年,“始得大阳泉”,称其所居大院为“阳泉山庄”。《阳泉山庄记》:“乾隆庚寅,始得大阳泉。俗称‘花园’者,亭一,池一,旧屋二区,杂木十馀章,故白氏物也。余知歙县时,念亲老无所庇,因购得之,稍稍修葺,复购他姓废亭,移置于池北隅,颜曰‘阳泉山庄’。”张穆案语:“案:山庄为金栖云道院故址。”张穆《〈元遗山先生集〉序》:“吾家阳泉山庄,即诗所咏‘栖云道院’。”《李君怡山墓志铭》:“山庄当谷口,差饶竹木池台之胜,故尤无日不相寻于柏堂栝墅间。”

  张穆笔下的“山庄当谷口”后人演变为“阳泉西谷”,将元好问的“宿阳泉栖云道院”改变为诗题小注,而将“阳泉西谷”作为这首诗的诗题。就其原由,来自《山西通志》。这样,则怀疑加以改动者是洪洞人王轩。王轩,字霞举,号顾斋,他是山西通志局的总纂,曾从师于张穆学习地志。据《王顾斋年谱》,于道光二十六年举乡试,“从张石州穆问学,始学地志”,从师近两年,对张穆以及历史地理尤其关心。王轩曾赋诗《九日集顾祠》称颂张穆:“先生抱绝学,气与秋天迥。述作千古心,羁栖百年影。”又有《以石翁〈文集〉成,志喜》:“张侯独深造,屹作先民则。淹贯亭林才,精通潜邱识。”王轩在北京期间,张穆的《李怡山墓志铭》写成不久,王轩对阳泉山庄的位置是否清楚呢,是否请教过“山庄谷口”之“山庄”与“谷口”呢,请教则是完全有可能的。

  那么,将“阳泉西谷”作为诗题合适吗?《阳泉同城》载有一篇《家乡的诗,你我的心》中写有这样的话语:“《阳泉春晓图》俯瞰的角度取景,描绘了村西寨垴、杨家坪一带的初春春光的烂漫景色。”“村西寨垴、杨家坪一带”之下自注:“古称‘阳泉西谷’。”《阳泉同城》所谓“村西”之“阳泉西谷”与后人所改元好问诗题“阳泉西谷”所指符合,也和张穆所谓“山庄当谷口”所指符合。所以,“阳泉西谷”特指大阳泉村西的谷口处的“阳泉栖云道院”,也是后来的“阳泉山庄”。至于有的文章将大阳泉至西峪掌一带的山沟称为“阳泉西谷”也不无道理,因为大阳泉的村西至西峪掌的确是一道山谷,不过,后者将其称为“阳泉西谷”,则不是特指而是泛称了。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晋新网备案证编号:1408303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