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论坛
饭碗里的真情
□刘计平
发布日期:2022-05-11 06:33
来源:阳泉日报

  知道我喜欢红色历史的读物,一位朋友送了我一套党史部门编写的“红色系列”书籍,从各个侧面记述着阳泉这座城市的红色记忆。沉浸在峥嵘岁月里,几个与吃饭有关的小故事,深深触动了我的思绪。

  第一个故事说的是1940年9月,烙刚被平定(路北)县议会选为县长,成为第一任民选县长。烙刚上任后,正赶上百团大战后敌人的报复“扫荡”,在郝家庄的群众大会上,他号召党员干部艰苦奋斗、克服困难,从每天一斤二两米的口粮标准中节约一两米救济群众。早上喝稀粥,中、晚饭每人一碗抿圪蚪(当地面食)和一个窝窝头,吃不饱的就勒紧裤带头!他和大家一起吃糠咽菜,自己吃不饱,还要“分饭”给老百姓,肚子虽然瘪了,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抗日必胜的信心却愈发坚定。

  还有一个故事讲的是抗战时期,平定(路北)县一区区长李煦明,和其他区领导分散到辛庄村,为了减轻群众负担,坚持不让村里专门给他们“开小灶”,每天随机到群众家吃“碰饭”,就是碰到什么吃什么,群众是啥他们就吃啥。经常是因为忙工作误了饭,便让老乡用玉茭面和黑豆叶菜调一锅“糊嘟”。时间长了,老百姓便形象地把李煦明称作“糊嘟区长”,见了其他区干部,都会热情地招呼一声:“吃糊嘟的来了?”

  史料记载,在那个烽火连天的岁月,为了应对日军对革命根据地的扫荡,县、区干部化整为零,分散到群众中,与老百姓打成一片,共同抗日。当时的县、区政府都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干部们分头把公章、资料装进布袋子缠在腰上或缝在衣服里,走到哪里吃住到哪里,老百姓的炕头、地窖,随时都能成为县政府、区公所。

  无论是烙刚县长提出的“稀粥抿圪蚪窝窝头,吃不饱勒紧裤带头”,还是老区百姓口中爱吃“糊嘟”的李煦明和区干部,在那艰苦卓绝的敌我斗争形势下,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和优良传统,无不体现着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本色。

  这些情景不由得让我回忆起父亲曾给我讲过的一段往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父亲是公社(乡)的电影放映员。那时候,汽车还很少,放映机和幕布由小驴车拉到村里,父亲骑着公社配发的“飞鸽”牌二八大杠自行车,到市里的电影公司取上电影胶片,然后再骑到各村去放映。到了饭点,自然是吃“派饭”。就是村干部分派给谁家,就到谁家吃饭,社员家吃啥他就吃啥。一般的家庭,仍然是榆皮面抿圪蚪、玉米面窝窝头、黑豆叶菜糊嘟,条件好一点的,偶尔能吃上白面馒头、葱花烙饼。每吃一顿派饭,父亲都要按规定给社员家交四两粮票一角钱。

  吃上几回后,社员就把父亲当成了自家人,“添双筷子的事嘛!”交的粮票和钱说啥也不收。拗不过,父亲只好让村干部代为转交。每每说起这段往事,父亲总要感慨当年的那份情。

  党的十九大召开后的第二个春天,我带领武装部党委班子成员来到盂县最北端的骆驼道村,首次探索把党委班子民主生活会会场开到当年的红色战场。在牛道岭战斗遗址,聆听着老乡讲述的战斗场景,亲手为村里栽下一棵棵苹果、梨、核桃树苗,头上淌着汗水、脚下沾着泥土,围坐在村头的小广场,同志间相互开展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也显得格外真诚而深刻,团结而较真。

  时近中午,我们在村里的“农家乐”里吃“订饭”,每人20元钱,凉拌野菜、苦荞面凉粉、葱花烙饼、农家烩菜,那顿坐在小板凳上吃的饭是那么的香甜,多年后依然在唇齿间回味……

  后来我渐渐明白,为什么不同时期的共产党员、领导干部都喜欢吃那一碗抿圪蚪、那一锅糊嘟、那一盆烩菜。它不一定有多美味,但乡土风情衍生出来的食物,最接地气和人气,简单的烹饪,也最能够保持食物的本味。分饭、碰饭、派饭、订饭,不同的是方式,不变的却是真情。

  我想,共产党员的初心也一样,最朴素的初心,也最能体现纯真的本色。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6666015 6658168 投诉邮箱:yqswxb@126.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