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读书
一个父亲的爱与痛
发布日期:2018-12-20 07:44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医院的病房很静,消毒水的味道,总会本能地勾起我潜意识里的紧张和局促不安。若不是来看望这位老人,对于医院,我是敬而远之的。我知道,这也是一种心理障碍,如同恐高症一般,成了我挥之不去的禁区。曾经在医院里陪伴亲人的日子,过度的焦虑和压力,使我患上了某种神经官能症,甚至呼啸而过的救护车都能让我心悸许久。

  病房内,隔着几步的距离,我侧身而立,端详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人,那紧闭的双眼,一脸倦容,随着呼吸机的律动,能够真切地感受到那份灯枯油尽的等待和煎熬。洁白的床单上,那双曾经操劳了一辈子的大手显得那么有气无力,枯槁的手背上,输液针头一点一滴在维系着即将消亡的生命。

  看到我的到来,陪伴在床边的他,眼神吃惊之余,没有过多的言语,我们只是用眼神彼此对视了一下,我相信他能读懂,同时,我看到了几年不见的他,早已没有当初在位时的那份春风得意。昔日被梳理得油光可鉴、一丝不苟的发型,也换成了如今极短的平头。那根根站立的头发,在这个冬日的上午,显得精神抖擞,隐隐约约的白发宣示着岁月的平等。

  病房内我送去的鲜花和营养品,显得那么孤零零。如同经历过繁华之后的他,如今形单影只。

  上一次见他,应该是三年前吧,我脑海中急速回忆着。哦,对,那时候他还是某单位的负责人,势头正冲,每天找他办事的人趋之若鹜。他似乎很享受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以至于没把握住分寸,走向人民的对立面。三年的铁窗生涯,是惩戒、是反思,但是在我看来,更多的是挽救,避免在错误的道路上继续滑向深渊。

  病房内的气氛有些压抑,我用眼神示意他,一起出来。走出病区那扇门,在走廊拐角处,我抽出一支烟,递给了他。以前,他是不屑这些便宜烟草的,而如今,他很专注地吸着。

  谢谢你能来看我,他望着我,眼睛有点红。我是来看老人家的,我故作轻松地回应着他。他原本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出来。那一刻,我懂他内心的落差和对人情世故的感叹,其实说穿了,他比我更懂这些人情冷暖,只不过,经历过大起大落之后,不说罢了。

  靠着走廊的栏杆,他点燃第二支烟。或许是想起什么,顿时泪眼婆娑。我把这一切尽收眼底,拍拍他的肩膀,他却再也忍不住压抑的情感,呜咽了起来。所幸,这个偏僻的角落,很少有人经过。他可以在我面前,肆无忌惮地倾泻着内心的情感。

  二十多年前,他还是农家子弟,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一想到家中的窘迫,他喜忧参半,悄悄塞到了枕头下面。半夜被推醒,看到的是一脸怒气的父亲,还有手里那张被父亲无意间发现的录取通知书。父亲梗着脖子,青筋暴怒,昏黄的灯下,一字一顿地吐出一句话,你这不懂事的娃娃,你只管读书,钱的事不用你瞎操心。说完,父亲起身披上那件破皮袄,赶着家中那群赖以生存的半大羊,摸着黑向几十里外的县城走去。那一夜,他感受着往日性情暴烈的父亲,那份无声的刚毅。

  重点大学毕业,接下来的分配,他赶上了好政策。干部队伍知识化、年轻化,成了他这个山里娃顺风顺水的天然优势。二十多年的仕途,他硬是凭着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重要的领导岗位。而当年那位摸黑走着山路去为他凑学费的精壮汉子,随着儿子的位高权重,也渐渐老去。但是令他不解的是,几次欲接父亲来城里享福都被婉言谢绝。而且每次回家探望,父亲总会旁敲侧击地告诫他,清白做人,清廉做官。只是那时候的他,从未把这些话记在心里。

  直到几年前身陷囹圄,在家属接见的时候,看到父亲苍老身影的那一刻,他无地自容。他心疼父亲这么大年龄还来看他。父亲一脸凝重,只说了一句,子不教,父之过,安心改造,我是你爹!在他重新获得了自由之后没几天,那个刚毅了一辈子的老父亲,似乎完成了人生的使命,于某个凌晨脑中风。在昏迷之前,还紧紧拉着他的手,含糊不清地吐出一句,爹累了,想歇歇了……(吴鹏程)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