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读书
好久没有走过这条街
发布日期:2018-12-13 07:10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好久没有走过这条街,因为我不敢触摸思念,对你我有太多的亏欠,只是没有机会说抱歉……”

    初听这首歌时,我忽然忆起了青春年少,忆起马坪坡的那条巷道。整个街不足千米,没有大户人家的庭院深深,青石板小路两边无树,只有几户人家的院墙和围在外面的猪圈,除了石头看见的还是石头,偶尔会有一群鸟、几只狗逗留在猪圈旁边。只是这样一条平常的小街,却是有着我记忆生涯历史色彩的小街。

    街面很窄,仅容一辆马车通过。街口有一个生产队养骡牛的院子,长满了荒草,一个外来的铁匠租了下来。打菜刀、锄头、火柱……凡是能用铁打的活,铁匠都揽了下来。

    我的三个大娘家就住在街心,出得门口三步迈过街面就到了对面人家的墙根,墙根下蹲着一排平展展的大青石,人们穿着石头一样颜色的衣服,冬天晒太阳,夏天乘凉。五大娘喜欢烧碱面饼,炭火上抹一层泥,用慢火把两寸厚的碱面饼烧得香喷喷的,她用刀给我切个小角,坐在那里,我要细嚼慢咽地品半天。三大娘家的院墙很高,外墙上面用白灰写着各种标语,三大爷就坐在自家猪圈旁,用舀猪食的勺背打着那圈里争食吃的猪,边打边骂,“你们这些吃货,不过是些剩饭泔水,用得着这么抢吗?”

    日子如流水,我沿小巷跑过,去供销社买货,给在铸造厂上班的父亲送饭,跑得急了一个趔趄连人带饭盒摔在了青石路上。这些事件注定要被母亲骂,这些经历也是痛并快乐着。

    土生土长的农民,收获着土里孕育出来的喜悦,大娘把那些秋后的玉茭皮挑拣出来,浸泡在洗脸盆里,一页一页地捊展,拧成了麻花,一圈又一圈地编啊编,把日头和生活全编成了草墩。大娘编草墩,大爷编篦子,大爷把高粱秸秆褪洗干净,然后用细铁丝紧密地串起来,拿剪刀把边修剪得整整齐齐。做这些活的时候,他们都排在小街口,谈论着家事、村里的事。

    “黑了明了,黄土埋了!”大爷每次干活累了就抬头看看天,发发这样的牢骚。而我,当时听这话觉得好笑,可现在想想,却如小沈阳的小品中说的一样: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

    豆蔻年华,我用一纸书信表达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对山外男孩子的眷恋,对诗歌的热爱。无数个日子,村里喇叭响起时,我听到妇女队长用浓浓的乡味,呼叫每一个收信人的名字。而我的名字总会出现在她粗哑的嗓音里。奔跑在马坪坡的小街巷里,连石头都跟着我欢快,三大爷坐在猪圈边喊我,“妞,你跑得慢点。”邻居则说,“这孩,保准是去取信了。若是给家里买东西,不会跑得这么高兴。”

    我靠在石头垒着的墙上,把信贴在胸口,久久不舍得拆开。听到有人走过,我假装站着休息,等脚步声走远,我才慢慢读信,把遥远的南方寄过来的那份情愫紧紧地安放在少女甜美的眼睛里、洁净的心里。我用小刀使劲地在小街的石墙上刻下男孩的名字,刻下每封信到来的日期,在悄然无人的时间里,我把信里的话一字字地读给每一块石头听,让他们分享我的快乐。

    这条小街的每块石头都被磨得铮亮。冬天,雪消融了就会结冰,在暗冰处,每户人家把自己的炉灰挑出来洒上去,怕过路人滑倒,而我们用扁担挑水的几个女孩子,更是被家长千叮咛万嘱托。即便这样,摔倒的事常有发生。那年冬天,邻居家的孩子骑自行车在暗冰上滑倒,胳膊骨折。那天夜里,我分明听到有女人在小街巷呼喊着那个孩子的名字……母亲告诉我说,这是在为那个孩子叫魂,在哪个地方摔倒就在哪个地方叫着回家。

    村里延续下来的这个传统,让我惊恐不安,没有接到男孩子信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怀疑自己的魂魄不在身体,是不是母亲也该为我去叫叫魂呢?

    历史在整条小街巷翻了一页又一页,石头仔看着村民们的生存百态,不言不语,直到被水泥硬化的那一刻,直到那些石头墙被拆除的那一刻,我刻下的名字,刻下的日期消失在铲车里。那些活生生的记忆也埋在了心中。

    如今,小街还是小街,许多户人家却早已搬走,三大爷的猪圈没有了,大爷、三大爷、五大娘也随着明了黑了的日月埋进了黄土。而我,也只有翻出那些发黄的信件时,难以言说的光阴才会在记忆中瞬间复活……◆山月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