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读书
姥爷和他的千层底布鞋
发布日期:2018-11-29 07:59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大晌午了,姥爷扛着一大袋南瓜倭瓜眉豆风尘仆仆地跨进院子,脚上那双千层底尖口布鞋是母亲给纳的,上面沾满了尘土。他把布袋往院里一搁,靠在梧桐树前大口喘气,古铜色的脸上满是汗珠。母亲急急忙忙从厨房跑出来:“爹,你来啦?”

  太阳雀跃在梧桐树顶上,饱满的光线洒满院子,洒满在姥爷的身上。姥爷脱掉母亲给做的中山装外套和千层底布鞋,母亲赶紧接住在院子的石头上给抖了抖衣服上的灰,磕了磕鞋上的土,然后给姥爷端了一盆水,让姥爷洗去沿途的艰辛和风尘。

  母亲其实给我做的饭是两面疙瘩,姥爷来了当然不能吃这个。母亲重新和烙饼面,切大葱、炒鸡蛋。姥爷坐在厨房外的石墩上,掏出玉嘴旱烟袋边抽边和母亲搭话。他告母亲,今天八点就从家开始走了。从姥爷家到公共汽车站得走几十里山路。姥爷说,上了柏油路就好走了,但太阳晒得臭油发软,都踩在脚底下了。姥爷心疼地看着那双布鞋。

  午时,母亲在正窑炕上摆了炕桌,姥爷坐在正席,母亲给姥爷的屁股下垫了个枕头。姥爷开始动筷子,而我站在一边看着香喷喷的烙饼和鸡蛋,父亲是陪酒的,恭恭敬敬地端起酒樽敬姥爷。姥爷用手捋了捋白胡子,然后开始喝酒、吃菜。姥爷是威严的,他把我喊过去,撕了一小块烙饼、夹了一块鸡蛋,喂到我的嘴里说,“馋鬼,吃吧。”我羞红了脸,顾不得嚼塞满嘴的烙饼,飞快地跑出去。

  姥爷是赶着骡子做贩卖生意的,从河北井陉拉些特产然后哪里赶庙去哪里卖,一年四季,母亲要给他纳几双千层底的布鞋,还要做鞋垫。她把旧衣裤裁剪整齐,然后调一锅面糊,用案板备鞋底的样板、备鞋垫的底板。姥爷每次来我家都会给我们带庙摊上的小吃。他从河北沿十八盘甩着鞭子赶牲口,天若晚了,就随便找户人家,留一两块钱住一晚。姥爷讲述这些的时候,我仿佛看到电影里的古装片,而如今那些旧场景也只能电视电影里看到了。

  母亲给姥爷纳的布鞋细致精干,针脚纳出来还有好看的图案,姥爷逢人就要炫耀他有一个精干闺女。后来,姥爷老了,不能再出去贩卖东西,就在家里务农、看书。在他的竖柜里,藏着很多旧书、旧物件,从来不允许我们去触碰,包括母亲给缝制的布鞋。后来姥爷老了,姥娘不放心出门,硬是跺着“三寸金莲”把姥爷从骡背上扯下来,姥娘说,你疯了一辈了,收收心吧。

  姥爷一生疼爱姥娘,当然听从了姥娘的话。他在家里就扛起农具上地,上地了就穿舅舅们换下来的旧鞋,母亲给纳的布鞋从来不舍得穿,即便是穿旧的、穿破的也留在一个箱子里。他说,“这些东西得留着,这是我闺女一针一线熬出来的,不能扔。”姥娘就反驳,“鞋留得多了会有邪气!”姥爷唯独这点不顺从,偏偏把那一箱鞋放在窑洞的最里面,还用其它箱子压住。

  日常闲话有所触动时,姥爷也会讲起他穿着新布鞋走过哪里,见到过什么世面,遇到的好心人和坏人。姥爷说,他没有坐过火车,真想坐一坐那“咣当咣当”的火车。一次次的回忆在姥爷病倒后像电影一样重演,姥爷拉着母亲的手笑着说:“我怕是再也穿不上你纳的鞋了。我那堆鞋等我走了,都给我放到棺材里,我要带走。”母亲泪水涟涟,“爹,你会好起来的。”

  姥爷患了食道癌,不能再吃一口母亲做得烙饼和炒鸡蛋。他流着口水,流着泪,坐上了绿皮火车,“咣当,咣当”的声音中,姥爷让家人搀扶着身体向外望着,他激动地抖动着那白花花的胡子,“不后悔了,不后悔了……”

  抵达省城,抚平了姥爷的遗憾。住在省城医院,大哥给姥爷买了许多好吃的,姥爷看着那堆食物,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推了推,“浪费!”

  一个漫天飞雪的冬日,姥爷穿着母亲给新纳的千层底布鞋安然走了,从此,我们只有回忆,回忆那山路十八弯,回忆那清脆的马鞭声,回忆姥爷扛着一袋袋瓜菜进了院子里粗重的呼吸声。属于姥爷和母亲那温暖的时光已走远了,而今母亲已年过八旬,她偶尔说,梦到姥爷了,梦到了那个触手可及却遥远无比的娘家,梦,唤醒了母亲的思乡情愫。在一个黄昏,母亲喃喃自语,“我不知道还能回几次我的家。”眼里分明闪着思乡的晶莹。◆山月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