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日 报 晚 报 金 融 评 论 文 苑 交 通 摄 影 小记者 看乡村 专 版 市 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发布日期:2017-09-11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每当听到《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这首歌曲时,我就自然而然想起了我的恩师石贵存老师和赵鹏年老师。
  1977年夏天,我12岁,念小学五年级,随家搬迁到旧街乡保安村。村子不大,有一所八年制学校,在那里,我遇到了生命中敬爱的石贵存老师。

  石老师是校长赵鹏年的夫人,当时是我的语文老师,担任班主任。赵老师是太原人,大专毕业,多才多艺,文理学科样样精通,兼任初中好几门学科的教学。石老师起初只有高小文化,但是她心强好胜,善于学习,在赵老师帮助下,自学完成了师范中专、大专的课程,成为一名令学生敬畏家长敬重的教师。

  石老师高挑个子,脖子修长,留一头齐脖短发,喜欢穿素色花布做的中式高领对襟衣裳,她的衣服都是自己亲手裁剪制作,合体大方。看腻了村里老婆们穿的清一色的灰布大襟衣裳,小小年纪的我,就感到石老师的穿着透着文化人特有的优雅气质。赵老师长着一张黝黑的国字脸,喜欢理小平头,时常穿一身发旧的藏青色中山装。他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刚买的凉鞋为了方便就把搭扣带穿插到前面的帮子上,当成拖鞋穿。但他为人敦厚,学识渊博,深受师生、家长的拥护和爱戴。赵老师石老师夫妇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和我同岁,送回太原由奶奶抚养,小儿子当时只有五六岁,小名叫狗狗,比较文弱,像个小先生一样。

  刚到保安村时,村里的孩子比较欺生,下课后总爱学我的方言起哄,几个调皮男生在课堂上还做恶作剧揪我的辫子。一次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我站不起来,原来我的长辫子被后面的男生拴在后桌上了。石老师把几个男生叫到办公室,当着我的面,拿起厚厚的手板狠狠地打了每人几板子,这些顽劣的男生疼得鼻涕眼泪流了出来,直喊不敢了,石老师要求他们向我道歉,我也被吓得战战兢兢,点头回应。此后,再也没有男生欺负我了。石老师的严厉是出了名的,哪个班里有学生捣乱,只要请石老师管教就服服帖帖了。农村孩子野性难驯,有的学生回家里调皮捣蛋不服大人管教时,大人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小心叫你们石老师收拾你!

  由于我学习成绩优秀,深得石老师喜爱,选我担任学习委员和语文课代表。石老师一家三口住在一眼窑洞里同时兼办公室,简陋的窑洞被石老师整理得干净整洁,靠里放着一张大床,两个衣柜,靠窗放着一张办公桌,还有一个垛满了各种书籍的简易书架。因为收交作业本我每天出入办公室,有时也帮老师看作业和日记。老师去联校开会,我偶尔也帮着她看孩子,给他读童话、讲故事,等他睡着了,我就翻看老师书架上的书,《水浒传》《红楼梦》《林海雪原》《青春之歌》最初就是那时候看的。期末结束写操行评语是很累的事情,学生手册和学籍卡上都要写,小学时我的字就很有笔体了,所以老师也教我帮她誊写。做的事情多了,我的能力自然得到锻炼,成了老师的得力助手。有时时候不早了,老师留我在她家吃饭。那时家里孩子多,生活贫困,缺吃少穿,三顿饭都是小米玉茭面,很少吃到细粮。我从小嘴馋,老师留我吃饭从不推辞。赵老师不讲究穿戴,但是喜欢吃,石老师做的饭菜很可口,晚上经常是炒鸡蛋、烙烙饼,我也能跟着解解馋。

  上世纪70年代末,农村教师都还是用方言教学,但是石老师与众不同,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写一手漂亮的粉笔字。所以我从小受到熏陶,我的普通话、粉笔字都是那时石老师打下的功底。那时因为教师缺乏,小学都是民办教师,课程也开不全。但石老师的课堂丰富多彩,除了教语文、政治课,还经常教我们唱歌。她懂简谱,一边拼谱,一边教唱,还教我学指挥,《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黄河大合唱》《地道战》等歌曲的歌词直到现在我都记得。那时学校规模小,一个年级一个班,也不开展教研活动。石老师好学上进,认真钻研教材,精细设计教学方法,遇到问题不耻下问。联校有五个初中教学点,利用开会她总要带着书本和同行一起教研,有时还会到乡中学请教赵醒铎老师,石老师严谨治学的态度令同行钦佩。

  如今想起来,那时石老师就在探索素质教育,她的语文课堂渗透了大语文教学观,活泼开放的课堂形式,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石老师的语文课堂是生动活泼、大胆开放的。我清楚地记得,她教《核舟记》一课时,把我们带到学校后面的狮沟河边的梨园里,几人一组一边读课文,一边按照课文里的人物找方位、摆造型、扮神态,东坡居中,鲁直居左,佛印居右。在老师指导下,同学们扮演得活灵活现,也灵活理解了课文内容。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使我们爱上了语文课,不再惧怕深奥的文言文。作文课上,老师带我们走出教室,去梁峪水库参观游览,教我们学习按照空间顺序、多角度、多感官写景的方法,还指导我们运用多种修辞手法和多种表达方式。老师还写下水作文,和我们开玩笑说比一比看谁写得好。石老师开放的作文课堂,让我们感受到农村有丰富的写作资源,让我们喜欢上了写作,于无声中培养了热爱家乡的情感,也启迪了我对文学的爱好。

  早上的自习课,别的年级把学生关在教室里哇啦哇啦背课文吵成一片。石老师允许我们自由地散在河边梨园里,读课文、背古诗、背政治,背会了同学们相互检查,然后石老师端着早饭边吃边抽查。河边梨园空气清新,景色宜人。春天梨花盛开,白花花一片,微风轻拂,梨花飘洒下来落到我的头上、身上、书本上。微微润湿的空气里,氤氲着梨花的甜味,混和着青草味和泥土的芬芳。河水清澈,流水淙淙,蝌蚪在水里游来游去,河边小草青青,各色野花遍地都是,蜜蜂蝴蝶也来凑热闹,时而翩翩飞舞,时而落在草上、花上、书上。河边有一口水井,村民早上挑水的络绎不绝,但是没有一个打扰我们的,有时停下来听我们读书,眼里流露出无限的希望。夏天,梨园里树荫浓密,凉爽宜人。我们三三两两坐在树荫下、小河边的石头上,谁都不影响谁,清风、鸟鸣、流水的声音伴着琅琅读书声回荡在林间小路上。秋天,梨树上黄澄澄的酥梨压弯了枝头,满园里飘溢着酥梨特有的芳香,孩子们摘几颗梨尝尝,石老师是绝对不会责骂我们的。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我们自由地呼吸,快乐地成长,梨园就是我们儿时的乐园、读书的天堂。在梨园里上早自习的习惯一直延续到保安学校合并,后来学生们提起来都记忆犹新。

  石老师的教学严肃而不乏活泼,对我们的教育严厉而不乏慈爱。她不仅对学习优秀的学生严格要求,对每一位同学都倾注了公正无私的关爱。记得初二时有一次,班里一位学习不好平时比较邋遢的女同学来了例假,不小心渗到凳子上。当时,我们使用的是长条桌凳,两个人坐一条凳子。和这位女同学一起坐的是一位男同学,下课后看到凳子上的血渍,就骂女同学脏,不愿意再和她坐,女同学羞愧难当,抽抽搭搭地哭了。石老师知道后,就端着自家的脸盆,用刷子蘸着肥皂水把凳子洗得干干净净。女同学家里穷用不起卫生纸,只能用便宜的草纸,石老师送给她卫生纸,又亲手教她怎么使用。第二节政治课上石老师给我们上了一节青春期生理卫生课,我第一次懂得了相关方面的知识。石老师就像母亲一样无微不至地关怀我们的成长,我打心眼里敬重亲爱的石老师。

  石老师一直从小学五年级教到我初中三年级。最后一年,因为我们学校没有英语老师联校决定合并教学点,让我们到五里以外的枣园去读书,这个决定引起家长和学生的强烈反对,我们没有一个愿意离开自己的母校。石老师深明大义,给我们讲清利害,当时中考没有英语成绩只能报考中专,对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来说意味着不能上大学,老师也舍不得我们,但是不能贻误我们的前途。那时刚恢复高考制度不久,我们农村人经济贫困也不稀罕上大学,让孩子考中专及早分配工作端一个铁饭碗最实惠,所以我们全体初三学生决意留在母校继续学习。原来的老师已经撤走,没有办法只好由石老师夫妇给我们分开担任文理所有学科的教学,石老师教我们语文、政治、地理,赵老师教我们数理化和历史。那一年中考,不大的保安村有两位学生考取了阳泉师范,其中一个就是我。

  第一次听了赵老师的课,亲自领略到他渊博的学识和活泼多样的教学风格。他自制教具,实验演示,讲得深入浅出,我的理科成绩一下子得到提升来了一个飞跃,中考时我的理科成绩都在95分以上。特别是赵老师的历史课就像故事会一般,让我们在生动的故事当中通过联想就很容易很牢固地记住了史实的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至今我还记得赵老师讲陈桥驿兵变、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的故事,他盘腿坐在方凳子上,桌上放着一杯水,不用看书,一边喝水一边娓娓动听地给我们讲。除了讲故事还给我们编顺口溜,至今我还会背赵老师自己编的近代史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的顺口溜。

  赵老师不仅文理皆通,而且多才多艺,尤其擅长绘画和美术。没有学习资料,赵老师就给我们用蜡纸刻印历史、地理资料。学习资料上娟秀工整的小字,地图画得和教科书一般无二,封面上是刚劲有力的魏碑体美术字,给我们订成厚厚一大本,直到现在我还珍藏着。学校、村里的宣传标语都是赵老师写的,他不用打格子用粉笔勾勒出轮廓,我们大一些的学生在后面填充粉刷。跟着赵老师,我学会了美术字,当老师后,学校、村里的标语大都是我写的。当时农村结婚流行打制实木家具,家家都请赵老师在立柜上画画或雕刻,喜鹊登梅、松树仙鹤、双飞梅花鹿、熊猫翠竹等画得活灵活现、神采飞扬。赵老师离开整整三十年了,如今家家还在使用这些立柜,睹物思人,怎能不令人感慨怀念。保安沟里上了年纪的人没有一个忘记赵老师夫妇,提起来都说他们是好人。

  1981年夏天,石老师和赵老师要调回太原了,他们在保安沟里扎根二十多年,把青春岁月都奉献给了这块贫瘠的土地,因为有他们在,这里的孩子没有荒废过学业。蓝天知道,青山知道,流水知道,老百姓知道,他们为了保安沟的孩子们呕心沥血,他们为了贫困山区的教育鞠躬尽瘁。我的恩师要走了,家里穷困,只能送一袋小米和地里新刨的山药蛋。我和二姐背着东西上了学校,看到村里的人都来了,院子里堆满了山药蛋、倭瓜和装满小米的布袋。赵老师对大家说心意领了,劝说大家把东西拿回去。家长们都说东西不值钱,是自家地里种的,拿回去分给城里的亲戚朋友吃个稀罕。太原来的卡车已经装满了,村委会派村里最大的55拖拉机,把米菜一路送到太原去。我望着石老师哭得一塌糊涂,石老师搂着我抹着眼泪摸着我的头说:好好学习,再穷也不要放弃。

  考师范面试时,主考老师许善锦问我为什么报考师范,我动情地说:我希望成为像石老师一样的人!

  1985年师范毕业,我回到家乡站在石老师当年站过的讲台上。每次讲到熟悉的课文就会想起石老师讲课时动人的情景。少不更事的我凭着满腔热情投入工作,但是山区的教学条件非常艰苦,有时粉笔都供应不足,经常捡粉笔头在粗糙的水泥黑板上写字手指都磨破了,教案本用廉价的一张四分钱的粉连纸裁开装订,踌躇满志的我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产生了动摇。每当这时我就想起石老师抛弃大城市的生活甘愿在山村工作,那深夜从破窑洞窗口透出的灯光,灯光下伏案批改作业的身影,一下子驱散了我心中的迷雾,鼓起了战胜困难的勇气,坚定了人生的方向。参加工作33年了,我一直坚守在乡村教学第一线上,石老师就是我的精神偶像。

  石老师离开后,我没有再见过。1986年暑假赵老师回来探亲,我们有幸在邮电局见了一面,了解到他们的生活和工作近况。赵老师回太原后在一所中学当校长,石老师因为教学成绩优异被评为太原市十面红旗教师,他们无论在哪里都是优秀的。我的同事黄荣昌老师也是他们的学生,因为哥哥在太原工作,顺便去看过他们几次,我也几次想去,但因工作忙碌,后来结婚生子,都没有去成。后来听说石老师退休了,我心想石老师辛苦了一辈子该歇歇了,但就在退休第二年,石老师就患脑梗瘫痪在床了,我知道石老师是积劳成疾啊。黄荣昌老师每次和我谈起来就说:石老师是马拉火车,长期超负荷工作,铁人也受不了啊!黄老师再一次去看回来,我问询石老师的情况,黄老师跟我说:石老师已经挂在墙上了。一开始我不明白,后来才转过弯来,鼻子发酸,心中无限悲痛。我的恩师啊,你辛苦了一辈子,没能安享晚年,我也没能再见上你一面。

  又过了几年赵老师也退休了,有一次写信给黄荣昌老师,信中说因为家里有必须要花钱的地方,而积蓄不够,想向以前的学生和同事借钱。信末署名:无能师赵鹏年。我看了赵老师的亲笔信,非常心酸。教师是清贫的职业,赵老师一生奉献教育,两袖清风,身无长物。但是因为我父亲去世,弟妹的学费和家中的生活都由我负担,没有一分钱积蓄,最终也没能凑一点。这件事一直到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愧对恩师。就在第二年,赵老师也撒手人寰。他的儿子写信来说父亲离世了,他会还清未还完的债,请这边的老师们放心,看了信又让老师们唏嘘不已。

  赵老师石老师夫妇,为教育事业勤勤恳恳一辈子,退休了本该轻松一下了,可是却过早离开了人世。他们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他们是教师的楷模,他们无愧于教师这个太阳底下最光辉职业的称号。他们虽然走了,但是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光明磊落的人格、孜孜以求的品德却为我们所铭记!

  ■黄彦青

 
 书记市长报道集
董一兵就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
董一兵调研城建工作
市政府召开第十二次常务会
市委中心组集体学习党的十九大精...
郭长青来我市调研督察环保工作
我市举办主题书法展
 精彩图片
在希望的田野上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基层...
 热点专题
·文明阳泉在行动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百企帮百村”精准到户扶贫行动访谈
·学好讲话 维护核心 讲好故事
·砥砺奋进的五年
·治国理政进行时
·领航新征程
·依法管理城市 共建美好家园
·2017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
编辑:李国新
阳泉日报社 版权所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