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日 报 晚 报 金 融 评 论 文 苑 交 通 摄 影 小记者 看乡村 专 版 市 场

   
 
 
阳泉新闻网 >> 品评
读《香苑诗联续集》散语
发布日期:2017-11-13
来源:阳泉日报
分享到:

  知道孙林泽老先生的名字,已经三十多年了。那时,他大概是我现在的年岁,而我,正是青春年少。其时,我正把文字爱得如痴如醉,却毫无一点出息,而孙老师的大作每每见于书报,心中不免羡慕。如今,他已八十高龄,依然精神尚好,笔耕不辍,着实令人钦佩。前些时候,在盂县作协组织的水神山赏月诗会上,孙老师带着他的《香苑诗联续集》与会,握着他的手,我夸孙老师身体真好,他笑着对我说,“腿脚不行了,登这几十级的台阶已很吃力,早知这样带上梁志达送我的拐杖就好了。”之后我们坐下来闲聊,我说,老师托我妹妹转赠我的三本著作已收到,我一定认真阅读,好好学习。老师听后笑着说,读是一方面,主要还想请你写一点文字。我也笑着回答说,我写的基本是自由诗,无拘无束,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与老师的诗联或格律相去甚远,似乎不在一个跑道上,真不敢品论老师的文字。孙老师听罢却说出一句高论来,把我也逗笑了。他说,你写的是自由诗,但不是随便诗,那么,不随便的诗就有它的规矩。这规矩与诗联的规矩大方向是一致的。我接着应道,是啊,古今文脉内在是相通的,形式有别罢了。老师既这样说,我就勉为其难了,之后一定为老师写点什么吧!只是我很少写评论之类的字,谈不到系统的品评,就想到哪写到哪了。老师和善地说,你给虹九云的诗集《飘然已去我是谁》写的序我就喜欢,就那样写吧,我听后哈哈大笑。
  老实说,我不太喜欢对联这种文体,也几乎没写过。说来很可笑,竟然是因为它的条条框框太多、太严、太细。我的性格决定了我是个不爱受一切客观事物束缚的人。如此,写诗也喜欢天马行空,任意飞翔。然而,美好的东西,总是有它醉人的味道,比如古诗。少年时,就知道李白,会背诵他那些看似简单明了,实质意蕴纷呈的绝句之类。后来读到了毛泽东主席的诗词,每每被他的大气、不羁、狂放所感染。然而,我只是领略了古体诗词外在的美,根本不了解它们深度的汉语法则。也学着写过一些诗词,除了字数相同外,什么也不讲究,后来稍微明白了古诗联是要讲究平仄、韵律等等的之后,便自己失笑一番,再也不去写了。我说这些话其实是想说,诗联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写出来的,而上佳的诗联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于在格律诗以及对联上要想有所突破,那就更不是一般功力者可以企及的了。

  孙老师几乎是写了一辈子的古体诗及楹联。他是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阳泉市楹联艺术家协会副会长、盂县诗联学会名誉会长。编著了散文集《晋盂散记》,诗联集《晋盂诗联选粹》《香苑集》《盂县楹联文化源流》《对联基础知识讲稿》等书。诗联分别在《中华诗词》《长白山诗词》《中国楹联报》《中华楹联报》等发表1000余副。多次获全国大赛奖,各地刊刻悬挂50多篇。论文《对联修辞初探》入选第三届中国楹联论坛《对联修辞论文集》,名字收录在《当代楹联家大观》。还有新近出版的《香苑诗联续集》……单从如此众多的书籍与文论就可判定孙老师创作的勤奋和收获的丰裕。一个人爱好一件事并不难,难的是爱好一辈子,并且能够有所建树。孙老师做到了这点,可以说,对得起自己的生命!

  孙老师的创作,眼界宽广,意蕴高雅,手法多变,力求出新。通观他的作品,以国家大事、地理山川、人文传承、世风时运等为主,运用简明朴素的文字,表达自己的爱与憎、赞与否。他善于把各类题材放置于一种白描的语境中,给读者一目了然的感觉。请看《延安颂》:重回圣地访延安,红旅延河宝塔山。担架战壕联血肉,步枪米袋举锤镰。星光洞里宏篇论,号角声中捷报传。文艺座谈真善美,南泥湾畔唱摇篮。八句诗文,把圣地延安及与之相关的地理历史展示得明明白白;再看《忆江南·游上千园林》:江南景,许嫁上千村。翼德广场喷雪浪,园林如画画中人,游客恋缤纷。把上千亩坪村的园林美景写得引人入胜;至于对联,孙老师更是佳作连连,请读《题兖州市少陵台》:野老高台赋,史诗古韵流。《文人长虹》:卓著千秋,出众诗文交鲁迅,长虹万里,领军学社起狂飙。我的家乡侯庄有大庙,孙老师也撰有对联:《侯庄普济寺》:普济生民,恢宏梵宇乌河绕。广施友善,繁茂园林圣境开。再读一副嵌名联:《悼陈忠实先生》:忠树丰碑,家族继踵红楼梦。实传巨著,文翰飘香白鹿原。孙先生也不乏明白如话的赠联:《赠妻》:秀外慧中贤内助,家长里短好后勤。另外孙先生较长的文赋《盂县赋》《大汖赋》等也是很不错的近于骈体式且极富古文意蕴的佳作,凡此种种,不一一枚举。

  自古以来文风即人。孙老师为人谦和,善良淳朴,并且崇尚才学,甘愿提携后进。记得去年拙集《沙金诗选》出版发行时,老先生不顾年事已高亲自前去祝贺,并且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的好多溢美之词我愧而谢领,重要的是,他对我的鞭策和更高的要求,成为我之后努力的强大动力,而今想来,还历历在目。

  对联在我国可谓历史悠久,几千年来,有多少高手名士留下无数色彩缤纷的奇对、绝对。更有骚人墨客苦思冥想数不胜数的佳联。对联已成为中华文化的象征之一,成为汉语闪耀在世界文明太空的奇异明珠。在楹联的海洋里,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也没有什么可笑的王者,只有低调做人追求高远的勇士!话题远了,愿孙先生再次撰写出美丽的华章!

□沙 金

 
 书记市长报道集
市委中心组举办(扩大)专题学习...
省督导抽查十组在我市督导抽查扶...
省委宣讲团来我市宣讲党的十九大...
董一兵就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
张建欣来我市调研指导工作
董一兵会见天津物产国际货运代理...
 精彩图片
琉璃匠人李文寿:复刻古建 传承...
燃气爆炸? 别慌!这是应急演练
 热点专题
·文明阳泉在行动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访谈
·“百企帮百村”精准到户扶贫行动访谈
·学好讲话 维护核心 讲好故事
·砥砺奋进的五年
·治国理政进行时
·领航新征程
·依法管理城市 共建美好家园
·2017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
编辑:李国新
阳泉日报社 版权所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